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四十四章 再会柔月(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再过得七日,就是李落的落冠之日。

    这几日李落抽的时间去了一趟太傅府,拜会了太傅凌疏桐。

    对这卓城上下的风言风语,太傅也是苦恼不已,召了凌依依过来和李落说话,李落心中颇为诧异,不过脸上倒无其他颜色,凌家姑娘却还是红肿着眼眶,仿若带雨梨花,柔柔弱弱,颇为委屈,不过尚是明理,不曾埋怨李落,言谈间倒有几分谢意,只是心情委实低落,勉强振颜和李落说了几句话,李落见状,便告退离开了。

    刚回到王府,章泽柳已遣人来寻,这些日子,李落多一个人出去走走,已推脱了章泽柳和狄承宁好多次,这次章泽柳干脆让下人等在王府,李落哑然失笑,便应了下来。告诉了溯雪一声,出了王府。

    找到章泽柳和狄承宁,两人是想去月下春江,李落所料不差,不禁摇摇头,无奈应了下来。

    来到月下春江,天色尚明,散散落落已经有了不少的游人,李落三人挤到月春江三船的对岸,章泽柳使劲瞅了瞅,说道:“今咱们去哪艘船?”

    “你想去哪里?”狄承宁问道。

    “要不你选。”章泽柳转头问李落道。

    还不等李落回话,就听旁边有人冷笑一声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月春江还能想挑哪个就去哪个的,就是当今皇上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面子。”

    章泽柳回头看看,出奇的没有反驳,只见冷言之人看到章泽柳回头看他,哼了一声,一脸倨傲,章泽柳一笑,没有理会,问李落道:“怎样?”

    李落看了看章泽柳和狄承宁,说道:“还是试试月船吧。”

    两人点点头,狄承宁窜出去雇一艘小船,三人上了船,谈笑着向月船荡去,方才出言嘲讽之人还想再说几句,突然被旁边同行之人死死掩住,等到三人走远了才放开手,嘲讽之人怒问道:“你做什么?”

    “你作死么,中间头上有白发的是淳亲王府小王爷李落。”

    “不过是个小王爷。”话音未落,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李落!?可是现今城里传的那个李落?”

    “噤声,还能有哪个。”说完两人面显骇然,对视一眼,熄了游玩的兴致,匆匆离开了月下春江。

    李落三人不知身后发生的事,将小船荡到月船侧舷停靠下来,章泽柳高声呼道:“有人没?有人没?”

    这时侧舷边探出一个小丫头的脑袋来,瞅着三人,章泽柳忙道:“这位小妹妹,我们特来求见柔月姑娘。”

    小丫头皱皱眉头,缩了回去,三人等了半响却是没有一点动静,几人互望,狄承宁说道:“今个咱是不是有些想当然了?”

    章泽柳看看李落和狄承宁,讪讪笑了起来。

    船家小心的说了句:“三位爷,像今天这样的我见得多了,这多半啊是见不上,要不咱回去再找个别家的花船,不见得比这月船差到那里去。”

    章泽柳一瞪眼道:“谁说我们上不去了?爷没少给你船钱,划你的船!”

    船工连忙哈腰应是,站在一旁不再说话。又等了片刻,还不见来,船工已开始暗暗嘀咕,章泽柳急道:“怎么还不来?老三老四,快想想办法。”

    狄承宁一翻眼睛道:“你让我们在春江月里挑,现在上不去,我们能有什么法子。”

    李落想了想,轻轻吟道:“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

    章泽柳捅了捅李落,皱眉道:“你这念的也太小声了,柔月姑娘也听不见啊。”

    李落笑笑道:“能,咱们再等等,若没人来就回去吧。”

    章泽柳狐疑的看看狄承宁,却见狄承宁只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好压下疑问,仰着头盯着船舷。

    月船,五楼。

    方才探头的小丫头正站在柔月旁边,说起方才几人想上月船之事,小丫头嘟着嘴说道:“哼,这几天也见了些脸皮厚的,不过还没见过像今天这样的,大咧咧的直言就要见姐姐,一点教养都没有。往日哪个世家公子不是诚惶诚恐的,深恐惊扰了姐姐,这几个倒好,刚来就扯着嗓子瞎喊。”

    柔月轻轻一笑道:“碧游,这再是冠冕堂皇,还不是为了这月船,看人要看心,不要只看着外面,这藏头露尾,乔装做作的还不如方才你说的这几人,至少算的上坦诚。”

    碧游呆了呆,问道:“那姐姐,你可是要尝鲜见见他们么?”

    柔月俏脸一红,道:“死丫头,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话,以后不许乱说。我不见他们,你让船工想办法打发他们走。”

    碧游哦了一声,正欲出舱,突然柔月听到李落念的诗句,忙把碧游唤住,碧游奇怪的回头,正欲问所以,却见柔月双眉紧缩,脸色变幻,仿佛在思量着什么。

    舱门推开,唤作羽姨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柔月抬头看看,说道:“羽姨。”

    “我听到了,果然传言非虚。月儿,这。”羽姨问道。

    柔月轻轻伸了下腰,说道:“唉,相见不如不见,让他们上来吧。”

    “嗯。”羽姨转头向碧游说道,“碧游,请他们过来。”

    “咦?”碧游狐疑的眨眨眼,羽姨一笑道:“你不是这几天一直念叨想见见这个人么?”

    “啊,哪个是呀?”碧游连忙问道。

    “吟诗的那个便是了。”话音未落,碧游就跑了出去,留了两人相视苦笑。

    李落三人又在等了片刻,还不见有人理睬,章泽柳泄气的说道:“老四,你的诗也有不管用的时候?”

    李落笑道:“看来今日我们运气不好,回去吧。”

    正说着,要船工掉转船头,就听得头顶有人问道:“刚才是谁念的诗?”

    几人抬头一看,正是刚才探头出来的小丫头,章泽柳忙一把拉过李落说道:“就是他。”

    碧游仔细的看了看,皱了皱鼻子,自语道:“也没见有多么英武不凡。”转而想起柔月的话,展颜道:“我家小姐想见你们,你们上来吧。”

    章泽柳和狄承宁欣喜若狂,船工更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使劲的瞧着几人。三人沿着揽梯上了月船,这亦是三人第二次攀上月船,章泽柳拍拍身上的衣服,整整衣袖,轻咳一声,说道:“这位姑娘,多有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碧游微蹙蛾眉,道:“刚才还好,怎么现在又开始装斯文了?”

    章泽柳拿起的手僵在空中,一时哭笑不得,李落眼眉一抬,仔细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姑娘,却是唇红齿白,双目灵动,虽说是穿着男儿的衣服,不过却透着别样的神采。

    碧游带着三人进了船舱,直奔楼上而去,身形轻盈,追的章泽柳已是气喘吁吁,李落眉头一皱,随即展开,脚下紧紧跟上。

    碧游领着三人到了镜花水月,柔月已然等在那里,章泽柳慌忙行礼,李落和狄承宁也是跟着一礼。柔月还礼,轻笑道:“不用多礼了,还请就座吧。”

    章泽柳轻咳一声,正要说话,眼角一瞟,看见碧游正狠狠的看着自己,忙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坐了下去。

    柔月今日没有多做打扮,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头上的发髻亦由一个玉钗盘起,几缕青丝颇为顽皮的倚在白皙的脸颊上,别有一番独特放任的韵味。

    身着素白衣裙,宽大的衣袖却难掩骄人的身姿,反而更引得人遐想联翩,清丽绝伦的面庞未擦半点粉黛,却更显得风姿卓越,楚楚动人。舱外的阳光照了进来,扑在白衣之上,风动着纱帘,映得阳光在白衣上轻轻飘动,如梦如幻。

    此时柔月一双秀目正一瞬不瞬的看着李落,李落反倒没有在意,坐下后便低头喝了几口茶,没有说话。

    章泽柳道:“柔月姑娘几日不见,更加漂亮了。”

    柔月不置可否,谈谈道:“章公子说笑了,过的一天便老了一天,柔月怎会妄图。”

    狄承宁接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刚说完,就听碧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狄承宁瞬得脸涨的通红,柔月责怪的看了碧游一眼,说道:“碧游,不可无礼。”

    “嗯,”碧游勉强止住笑道:“只是小姐,你看他们几个年纪轻轻的,却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嘻嘻,沾点胡须,就能当教书的先生了。”

    “你这丫头,”柔月轻叹一声道。

    狄承宁红着脸说道:“不妨事,让柔月姑娘和。碧游姑娘见笑了。”

    “咯咯,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了。”碧游学着男儿般一礼道,不过看着似没有多少诚意。

    一时屋中瞬间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突然听到柔月缓声问道:“不知今日几位公子怎么想到小女子这里来了?”

    章泽柳抬头瞄了碧游一眼,一时没敢出声。狄承宁随道:“只是心中思念柔月姑娘,就过来了,倒是唐突的很,不想柔月姑娘能屈尊见我等三人,多谢姑娘错爱,承宁先谢过柔月姑娘。”

    柔月轻轻一笑道:“狄公子过谦了,言谢倒显得生分些。”说完转向李落道:“不知道李公子却为何想来月船?”

    李落抬头,正颜道:“只是有几句话想和柔月姑娘说,这才大胆相邀。”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