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四十一章 漫步寻常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自出宫之后,李落似乎恋上了卓城的城里城外。

    每天一个人去城西和城南逛逛,听听说书先生讲些演义评书,看看商贩吆喝贩卖的东西,若有人在街上卖艺或是什么杂耍,李落也挤入周围的人群之中,兴致勃勃的旁边喝彩,走时少不了递过一块碎银。

    倘若累了,便随便找一个小茶馆,喝几杯白水,这才知道原来城南的白水是不要钱的,若人不多,掌柜的没什么说辞,也会一起坐在桌边听着茶客天马行空的高谈阔论。

    不过谈起最多的就是太师府被抄家一事,不过无风起浪,传的千奇百怪,有人说是李落一怒为红颜,于秀轩横刀夺爱才惹得李落不惜诛尽了太师一族。

    更有甚者谣传这喜欢凌家姑娘的其实是淳亲王李承烨自己,这才借着李落的名号,将于家连根拔起。

    不过众人普遍认可的便是此事定是淳亲王和万隆帝设计的,李落不过只是一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传出这样的话只是淳亲王为了李落设计谋一份好前程罢了,每每听到这里,李落都是微微轻笑,说不得随声附和,却也从不动气。

    这也难怪,当日之事,除了皇室几人外,就于乘云几人知悉,不过也是死的死抓的抓,事后李落也不愿张扬。

    淳亲王自是应允,在场的定北军和官山营虽未严令守口如瓶,但也是告诫莫要谈论,万隆帝没有多说,知悉始末者不多,此事就不了了之。

    就连其他的九卿也是半信半疑,听起风声,难辨真假。

    倒是流言淳亲王为李落前程,不惜将自己的功劳加在李落身上更为可信,反之倒显得有些惊世骇俗,如若不然,依万隆帝和太后对李落的宠信,怎能不对此事大肆宣扬。

    李落听到也就罢了,无论什么流言都是一笑置之。

    一日,李落在城南走的远了,天已渐黑,赶不及回家,李落便循着一条路走了进去,想找点吃的垫垫肚子,不想这巷子越走越深,路也越走越窄,行人渐少,却见不到头。

    李落不禁哑然失笑,原是走进了一个偏僻小道,便索性不去看,沿着青石板的小路一直向前走去,转过街角,前面突的出现几盏灯笼,灯笼下还有两口大锅,锅里还冒着热气,灯笼一照,颇为好看。

    李落心中一喜,进而笑了起来,往日里就是见到绝色女子,炫目珍宝也没有此时心中这份高兴,不料今日普通的两口大锅能让自己有久违的知足。

    李落快步走近,是一个卖面的小摊,依着墙角摆着三张桌子,虽木头深旧,却擦的很干净。

    一个老人坐在一张桌子前抽着烟袋,脸色黝黑,如剑刻刀划般布满了皱纹,只是一双眼睛却清澈透底,恍惚间这深巷之中多了两颗星辰。

    看到李落过来,老人微微一惊,李落高声说道:“老丈,煮碗面。”

    老人笑了,磕了磕烟袋,吆喝声:“好嘞。”一语一答,似乎本就已经在了这里好多年一般。

    李落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侧身看着老人煮面,除了李落和老人这里已无他人。

    老人放下烟袋,在旁边的木盆中仔细的洗干净手,拿出刀,稳稳的切菜,巷中刀接木板的声音传出很远,老人放进去面,搅一搅,气哈得厉害,老人侧过头,就着灯笼看锅里的面有没有煮好。

    不一会,面条煮好了,放上新鲜的菜和调料,老人端过来说道:“客官,趁热吃吧。”说完放下面,又帮着李落盛了一碗面汤放在桌上。

    李落咽了咽口水,拿起筷子,拌了拌,吃了一口,一股清香沿着喉咙就窜了下去,李落讶道:“老丈好手艺!”

    老人一笑道:“哈哈,客官喜欢就行,小老儿没别的,只是这碗面煮的还算能吃,这十里八店的老一辈没几个人不知道的。”

    “嗯,名不虚传。”李落赞道。

    老人笑的合不上嘴,干脆坐在李落旁边的桌子边,问道:“看客官面生,不是这里的人吧,怎么走到这么深的巷子里来了?”

    “只是闲逛,不认得路,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不过幸亏如此,才能尝到老丈的面。”李落边吃边说道。

    “慢点吃,慢点吃。”老人将面汤碗向李落边上推了推。

    李落端起来喝了一口,问道:“老丈,这么好吃的面,怎么不见几个人来?”

    “呵呵,现在啊走这条路的人少了,吃面的人也就少喽。”

    “咦,这是为何?”李落奇道。

    “这话就长了,十几年前,这条道还是从百里坊去卓城其他地方的一条要道,那时候走这条道的人多啊,到了子时都还有人,后来新修了一条道,比这条更近也更好走,慢慢的人都去走那条道了,这条路上的人就越来越少,最近几年,到了酉时,就没几个人了。”

    李落心中一凉,不免有些内疚,正欲说话,抬头一看,却见老人一脸的安详,看着巷子一头,似乎在等着巷子里走出一个人来,却没有半分的失落,李落呆呆道:“老丈。”

    “哈哈,看我,这不来一个人,来了人小老儿便说个不停,客官,面凉了吧,我去给你热热。”说完就要起身,被李落阻住,李落笑道:“没有凉,这才多大工夫。”

    “没凉就好,没凉就好。”老人连连说道。

    “老丈,我走进来,这条巷子里的住家好像也是不多了。”李落问道。

    “这巷子偏了些,巷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也搬走了不少,剩下的都是些年纪和小老儿差不多的,天一黑就早早睡了,所以看着客官,小老儿就知道客官不是这里的人。”

    “老丈怎么不再找个人多些的地方卖面?”

    “呵呵,”老人微微一笑,陷入了回忆中。

    慢慢说道:“小老儿啊,从六岁就跟着老爹出来讨生活,那时刚来卓城,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日子过的紧巴巴,每天天刚亮就出去,天黑的厉害才能回草棚,不过真是高兴,跟着老爹走街串巷,都没想过世上还有像卓城这么大的地方,后来给人说起我和老爹走的地方,原来还到不了这卓城的一半大小,尤其是中间那个大的场子,说是叫定天台,那白玉,远远的看着真是漂亮。”老人说着说着嘴角也泛起了笑意。

    “老丈怎么不到定天台去走走,要白天天好些,地下的白玉都能照出自己的影子来。”李落笑道。

    “哈哈,小老儿也想去,那时小,不懂事就央着老爹带自己过去,谁想。”说完老人的脸色暗淡了几分,片刻,又高兴起来道:“不说了,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老丈说说,没准我能帮老丈偿了心愿。”李落轻轻笑道。

    “小老儿多谢客官了,不过算是看过了,心愿也偿了。”

    老人笑着说道,“官老爷说我们是贱民,不让我们过去,爹也傻,非和他们理论,结果被官老爷打了一顿,腿也不好了,没法子走街串巷,只好找个地方卖面,也幸亏这样,才找到这条巷子,我和老爹在这里卖面,也没人来赶我们走,看我们可怜,时常有人来我们这里吃饭,幸好老爹煮的面不差,还算对得起这些好心人。小老儿自打那天起就和老爹一起一直在这条巷子里卖面,爹说过,做人要知恩图报,这巷子和巷子里的人在咱们最苦的时候帮过咱,咱做不了别的,就给在这巷子里过的人行个方便,卖一碗面,算是还恩。小老儿想着也是这么个理,自从三十年前老爹死了,我就一直守着这个面摊,就想着要人走的累了饿了,到小老儿这里吃碗面,也就知足了。”

    李落拿在手里的筷子僵在面条上,半天提不起,声音微微发涩的问道:“老丈这还恩想还到什么时候?”

    “呵呵,到小老儿死的时候就还清了吧。”老人笑笑道。

    “嗯?”李落愕然道,“老丈,这些年,巷子早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你还守着它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是小老儿的这个面摊还是以前的面摊啊。”

    老人笑了起来,“以前啊,也有人劝过小老儿。我这么说,只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实际哪有这么多说法,小老儿生来胆小,不愿意换地方,能守着这里就知足了,要能多来几个人吃面就更好了。”

    李落愣道:“这要没人来吃面呢?”

    老人点上烟袋道:“这几年没人的时候越来越多了,不过要是自己的事不做,小老儿这浑身还真是不舒服,本来就是会这么个卖面的行当,要还做不好,或者干脆不做,真正个没脸活下去了。”

    李落仔细的看看老人,老人熟练的用手压着烟袋里的火,抽了起来,不显得急躁,也不显得孤单,仿佛已经印在了这深巷之中。

    李落想了想,笑了起来,还是有很多人记得这深巷中的老人,记得这个面摊,两盏灯笼,再加一点火星,却像是个记号一样,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

    李落笑道:“老丈好心境。”

    “啥心境,客官说笑了。”

    “你看你这两盏灯笼可比天上的星星照的亮多了。”

    “哈哈,那是那是。”老人很是高兴,起身对李落说道:“小老儿给你热热面吧,听我磨叨这半天,面早都凉了。”

    李落摇摇头,没有让老人再动手,几口将面条吃完,问道:“老丈,多少钱?”

    “三个小钱。”

    “这么便宜!?”李落惊讶道。

    “呵呵,这碗面也就是值个两个小钱,收客官三个小钱,小老儿也是赚了。”

    李落刚要说话,恍然想起老者刚才所说,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碎银,约莫两钱的样子,递给老人,老人接过一看,面显尴尬,嚅嗫道:“客官,这可找不开了。”

    顿了顿说道:“要是客官看得起小老儿,这碗面就算小老儿请你吃了。”说完将银子递了回去。

    李落没有接,笑道:“老丈,银子你先收着,多的先存在你这里,过几天我还要来这里吃,到时要带几个朋友来,老丈给我把面做好些就成。”

    “这。”老人一脸的为难,李落见状微微一笑,起身问道:“老丈,我若要去城东,可是怎么走?”

    老人忙为李落指了路,深恐李落没有听清楚又说了一遍,李落道了谢正要离开,突然想起,站定回头道:“老丈,你可恨过当年打伤你父子的官府中人?”

    老人一愣,随即摇摇头道:“刚开始恨的厉害,只是后来想想,人家也没有做错,我和老爹挑着面担子进去,磕磕碰碰不说,万一倒了砸到谁就不好了,早就不恨了。

    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说要去参军报国,小老儿也让他去了,总不能让他跟着我在这巷子里一辈子,再说上阵杀敌报效国家也是男儿应该做的。小老儿啊只是求着我那儿子能平安回来。”

    李落看时,老者却是一脸的神采,深以有子为荣。李落点点头道:“老人家,保重了。”说完快步走开。

    老人突然惊醒,高声呼道:“客官,你的银子。”

    李落遥遥的摆摆手,等老者再一眨眼,巷子里已不见了李落的身影。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