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三十八章 狱中闲谈(2)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当日与秀轩公子争斗之后。”李落心中微微一沉,低声答道。

    “什么!?”于乘云站起身来,走前几步道:“你仅花了一天的时间?”

    李落微微点了点头,于乘云面如死灰,颓然坐倒道:“一天,仅仅一天就毁了老夫数年的心血。”

    万隆帝又唤了几声,于乘云只在喃喃自语,万隆帝颇有些意兴索然,拍了拍李落,说道:“走吧,回去了。”

    李落点点头,没有说话,跟着万隆帝转身正欲离去,突然听于乘云唤到:“李落。”

    “嗯?”李落微微诧异的回头应道。

    “听说犬子于英与你关系莫逆,还望多加照料。于英虽说是老夫亲子,但在家中并不受宠,老夫素来不甚喜他,还望看在往日你二人的情分上放他离去。”于乘云低头说道。

    “我自会安排。”李落缓缓说道。

    于乘云抬头看了看李落,微微点头,闭上眼睛。

    李落转身随万隆帝向外走去,转过一道墙,正在前行,突然旁边一间监牢之中的犯人猛的扑向栅栏,嘴中呜咽作响,伸出两手,欲抓向万隆帝,万隆帝吓了一大跳,惊呼一声,李落也是吃了一惊,旁边的侍卫忙挡在万隆帝身前,就要拔刀去砍,被李落拦过,道:“算了,走吧。”

    众人正欲离开,突然万隆帝叫道:“停下。”

    侍卫和李落不明所以,就见万隆帝上前几步,侍卫连忙跟上,万隆帝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济南王。”

    李落一惊,仔细看了看牢中之人,只是所关人犯披头散发,疯疯癫癫,一点没有济南王的影子。就听到牢中人犯喃喃说道:“济南王,谁是济南王?谁是济南王?”

    万隆帝微微一叹,道:“承孺,你就是济南王啊。”

    疯癫人犯又继续说道:“我是李承孺,我是济南王,你是李承德。”突然人犯眼中突然射出光芒道:“李承德,你还我茹儿。”说完猛的又扑向万隆帝,双手乱抓,一名侍卫用刀鞘狠力打向李承孺伸出的手,李承孺惨呼一声,将手缩了回去。

    万隆帝一呆,惊问道:“谁是茹儿?你说的可是怡妃?”

    李落微微皱眉,向跟随的侍卫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在外面等我们。”

    侍卫看了万隆帝一眼,却见万隆帝满脸的怒容,互望一眼,躬身一礼,匆忙退出了天牢。

    万隆帝怒道:“朕待你不薄,命你护佑皇宫安危,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同外人作乱,李承孺,你对得起李家的列祖列宗么?”

    李承孺狂笑道:“李承德,你不用在这里满口仁义,我这个禁军统领是怎么来的,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想我李承孺不过是庶出,无权无势,如果不是茹儿帮我求情,我怎么会坐上禁军统领的位置。李承德,你见茹儿美貌,竟然下旨就将茹儿收入后宫,李承德,你难道不知道茹儿与我已经订了终身么?论年纪,我还是你的哥哥,不想你竟然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若你好好待茹儿也就罢了,可是李承德你喜新厌旧,茹儿过不了几年就已经失宠,现在在宫中也只能勉强度日。我大甘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荒淫无道的皇帝,我要解救茹儿出来,我要救茹儿出来。”李承孺重复了几句,突然大声说道:“李承德,我反的是你,没有反我李氏宗族。”

    万隆帝脸色阵红阵白,咬牙说道:“好好,好一个痴情人,朕就随了你的心愿,让怡妃一起陪你吧,省得你路上寂寞。”说完转身离开。

    李承孺在身后狂骂不止,直到万隆帝快转过墙角之时,又传来李承孺的苦苦哀求之声,声音凄惨尖利,李落闻声心中阵阵悸动,看了看身前的万隆帝,没有说话。

    两人一语不发的回到了长明宫,万隆帝气还没有消下去,在房中转来转去,拿起桌上的花瓶用力砸在了地上,一声脆响,吓得满屋的宫女内侍全都跪倒,浑身发抖,噤若寒蝉。

    李落上前几步,轻轻唤道:“皇上。”

    “什么事?”万隆帝怒声问道,看是李落,压了压火气,对宫女内侍喝道:“全都滚出去!”

    宫女内侍如释重负,慌忙退出了长明宫。万隆帝又在转了几圈,站定盯着李落怒声说道:“这就是朕的皇兄,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惜将我大甘的基业送给一个外姓之人,李落,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该杀?”

    “该杀。”李落淡淡回道,顿了顿接着道:“只是怡妃若与此事无关,还请大伯网开一面。”

    万隆帝猛的转身盯着李落,看见李落一幅疲惫之态,心中一软,泄气道:“楼儿,你是不是觉得大伯也是个荒淫无道的皇帝?”说完不等李落回答便即说道:“朕没有那么硬的心肠,只是气急才会这么说,放心,若怡妃与此事无关,朕不会枉杀。”

    李落缓缓点头道:“谢皇上。”

    万隆帝重重的叹了声气,说道:“楼儿,午时你随玄慈去抄太师府吧,朕一直留着这个差事,就为了等你醒转,若有什么你喜欢的,就拿去吧,不用问朕了。这次抄家,你为主,玄慈为辅。”万隆帝见李落欲出言推辞,便即说道:“不用说了,朕有些累了,你自去太和殿等玄慈吧。”

    李落黯然应了声是,退出了长明宫。

    到了太和殿没有一会,七皇子兴冲冲的走了进来,看到李落,高声叫道:“玄楼。”

    李落站起身,回礼道:“七皇兄。”

    李玄慈一把拽过李落道:“别坐着喝茶了,走,去抄于乘云家了。”说罢拉着李落就出了殿门。李落看看满脸兴奋的李玄慈,心中微叹,轻挣开手,跟着李玄慈出了太和殿,直奔太师府。

    刚到太师府,就听得里面一片吵闹,还夹杂着女眷的哭声。李玄慈先李落一步跨入府中,大喝道:“喧哗什么?”

    负责抄家的是宫中禁军,见李玄慈进来,连忙行礼,一位禁军头领上前道:“七殿下,于家老太太拦着我们不让抄家,兄弟们正和他们理论呢。”

    李玄慈怒声道:“还理论什么?若再有阻拦,命人拖出去了事。”

    “是。”禁军头领应了一声,正欲下令,就听大门处传来李落的声音:“七哥,等等。”

    李玄慈讶然回头问道:“玄楼,还有什么事?”

    “我去和于老夫人说吧。”

    李玄慈听罢不以为然,不过此次抄家,万隆帝已明旨李落为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冷哼一声道:“也罢,老九你去说说,若还不识抬举,就休怪七哥心狠了。”

    李落点了点头,走了进来,禁军近半是来自定北军,见是李落进来,全部跪倒行礼道:“小王爷。”

    李落微微点头,道:“都起来吧。”说罢李落环目一扫,就看见人群之中的于英。于英看见李落进来,偷偷瞅了几眼,看见李落望来,忙把头低下,缩入众人之中。李落心中微微一疼,定了定神,走到于老太太身前,还没等说话,于老太太一杖便挥了过来,厉声骂道:“哪里来的逆贼,光天化日敢来太师府行抢,我儿呢,我儿是当朝太师于乘云,叫他来全把你们杀光。”

    李落没躲,老太太的拐杖砸在了李落肩上,旁边的侍卫见状怒吼一声,当日一战,李落血衣鬼脸,状若神魔,早已在禁军中竞口相传,今日见于老太太竟敢如此无礼,数人已拔刀出鞘,就欲上前砍倒于老太太。李落挥手一摆,拦住侍卫,转向于老太太道:“贵子所谋事败,想来老夫人也有听闻,于乘云密谋谋反,兵逼皇城,现已被下入天牢。老夫人,你也是经过大富大贵的人,朝野上下,浮沉起落,想必看过不少,如今皇上网开一面,没有株连九族,已是莫大的恩惠,若老夫人还是这般刚烈,恐怕院中的于氏族人没有几人可以幸免了,还望老夫人斟酌。”

    于老太太一呆,回首问道:“可是真的?”

    旁边一位中年女子低泣道:“母亲大人,是真的。”

    于老太太怔住,脸色瞬间衰败下去,待了半响,听到身后哭泣之声,一拄拐杖喝道:“别哭了,让他们抄吧,这都是命,别丢了我于家的脸面。”说完身形一晃,旁边丫鬟连忙扶住,于老太太一把推开,挣扎几下站定,对着李落说道:“抄吧。”

    李落回头看了李玄慈一眼,微微点头,李玄慈一挥手,众禁军便即上前,将持刃的太师府护卫尽皆拿下,护卫见于老太太已经发话,都已没了反抗的心思,全部束手就擒。几队禁军侍卫争先恐后的冲入府中,于老太太脸色发青,嘴唇颤抖,李落见状暗自叹气,转身便欲出太师府,听得府内遥遥传出女子哭声,李落双眉一挑,蕴含内力的声音淡淡送到场中众人耳中:“太师府上下,生者生,死者死,若有借机欺辱府中女眷者,斩。”说完走出了太师府。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