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三十五章 问心路上(2)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万隆帝正站在问心路与莲台相接之处,扶着旁边的云儿冰。高台之下堆满了尸体,再加上问心路上的残骸,于乘云派出的过百武功高手,全被鬼面人斩杀于祈天台下。李承烨狂喝一声:“于乘云,你气数已尽,还不束手投降!”

    说完定北军和都卫军将于乘云麾下仅剩的三百将士团团围住,凤舞营将武侯连弩对准于乘云,监视着于乘云的一举一动。听到李承烨的呼声,于乘云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李承烨,突然泄了气一般,面容瞬间老死,仿佛苍老了好多岁,长叹一声,一幅枭雄末路的模样。

    突然,就在众人刚放下心来之时,一道人影,快如鬼魅般窜上了问心路,几个起落,已到了鬼面人跟前。萧百死在下面看的真切,脸色巨变,大喝一声:“葛麻衣!”人已经如大鸟般向问心路扑去。

    此音一落,八星面容齐变,李承烨和李承文正想问葛麻衣是谁,便被问心路上的暴起的刀光吸住了眼神,于乘云也如回光返照般看着扑上去的人影,就连跃起的萧百死也只是随意指挥阻拦一下。

    人影正是太师府的葛姓老者,一直藏到最后伺机出手发难。麻衣老者身形倏动,抽出拢在袖中的双手,手上带着一副寒光闪闪的手套,在月光映照下发出幽幽蓝光,显是涂有剧毒。萧百死狂喝一声:“小心他的拳套。”

    鬼面人一动不动,在萧百死高呼后眼珠竟没有转动一下,这时麻衣老者双掌已经快触到鬼面人的咽喉,突然脸色一变,急急飘回了数丈,站在问心路上。萧百死手中微微一滞,险些被刀剑伤到,喃喃自语道:“好快的刀。”

    鬼面人这才将眼珠转向麻衣老者,麻衣老者被鬼面人的眼神一浇,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忙定了定心神,双手微张,桀桀怪笑,高高跃起,从高而下向鬼面人抓去。鬼面人似是一呆,看着跃起的麻衣老者,思索了一下,突然提气纵身迎了上去,手中长刀爆出一团璀璨的刀光,一时众人都产生了一个幻觉,仿佛在问心路上凭空又出现了一轮圆月,只是刀光却强于月光,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只听得金戈相击之声数十下,两人又再分开,却还是麻衣老者被迫退。

    鬼面人刚一及地,整个人便如离弦的箭,拖着一道亮光,直向麻衣老者杀了过去,麻衣老者勃然变色,方才相击,双方都已受内伤,鬼面人更是拼着重伤生生将自己迫退,原以为暂时无力出手,只是守住问心路,却不想刚落,便由高处反向自己杀来,勇悍异常。

    麻衣老者醒悟之时已经晚了半拍,刀光已到面前,麻衣老者仓促出手,被鬼面人从问心路顶端一路逼回了十五丈余处,鬼面人手中长刀狂暴异常,偏又迅若闪电,只闻刀声,却看不清刀影,真如地府恶鬼一般。

    麻衣老者苦苦抵挡,若能撑过鬼面人的长刀,麻衣老者有九成把握可以反击击败鬼面人,只是在这刀光之下,麻衣老者只能拆招,却没有半点反击的机会,突然麻衣老者一声大喝:“杀!”双臂互交,划出一个半圆,用绝强的内力逼开刀光,双手探出,压下口中的鲜血,急急抓向鬼面人,眼看鬼面人已经无法避让,麻衣老者心中狂喜,掌上加劲,便欲将鬼面人毙于双手之下。突然,麻衣老者看见鬼面人的眼神,带着几分疯狂、几分不屑和几分残忍,笑了,电光火石之间,这是麻衣老者唯一的念头,鬼面人笑了,微一恍惚,鬼面人已不在眼前,下面众人发出一声惊呼,麻衣老者定睛一看,已和鬼面人换了位置,而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祈天台上的万隆帝。

    麻衣老者心念电转,脚下却没有停,乘势向万隆帝急掠而去,鬼面人站在原地,没有回头。于乘云大喜,这已是最后一搏,麻衣老者越来越近,距离万隆帝一步之遥,探出手就要抓向万隆帝,李承德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呆在当场,无法移动半步,而李承烨军中都发出一声惊呼,双方混战中的将士都缓了下来,齐齐盯着麻衣老者和万隆帝,萧百死和楚影儿已经抢上问心路,却是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麻衣老者出手擒住万隆帝,一切努力在最后都付之东流,大喜大悲的情绪在众人之间迅速的游走。

    突然,麻衣老者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于乘云狂喝道:“葛先生!”

    麻衣老者缓缓的转过头,朝着于乘云诡异一笑,站在万隆帝前,半响没了动静,于乘云和叛军都惊呆了,李承烨乘机大喝一声:“擒下反贼于乘云者,赏银千两!”

    叛军醒悟过来,拼死抵挡,只是斗志全无,再加上自己人数已不过三百,若不是都是于乘云心腹死士,早都缴械投降了。

    万隆帝定了定心神,轻推麻衣老者,老者应声而倒,翻滚了几下,落入祈天台下。萧百死一直留意着万隆帝,看到麻衣老者翻下祈天台,萧百死心中一冷,鬼面人的最后一刀,震破了葛麻衣的心脉,只是刀从何处,自己竟也没有看清楚,若这一刀砍向自己,不知道有几成把握接下,萧百死暗自盘算,若胜葛麻衣,对于萧百死也非难事,只是这般干净利落的击杀,就是萧百死也不敢放言必能做到。

    万隆帝见麻衣老者已然身死,长出了一口气,稍稍活动了下,拾阶而下。萧百死一惊,正要去扶,却见面前射来森寒的目光,如掉入冰窖之中,浑身一冷,萧百死一惊,忙止住上前的念头,只说了声:“皇上。”

    森寒目光一闪即逝,鬼面人闭上眼睛,没有说话,直到万隆帝快走到跟前时,才缓缓说道:“多走些路,能多看看。”萧百死一脸的惊讶,鬼面人没有理会,转头看着万隆帝,万隆帝抬头含笑道:“这还是朕第一次一个人走这条路。”

    鬼面人微微颔首,突然呕吐一声,鲜血顺着面具流了下来,万隆帝惊道:“你受伤了?”

    鬼面人摇了摇头,指指下面,万隆帝略微沉吟,点点头,说道:“好,你可能下去?”

    鬼面人微微点头,万隆帝沉声说道:“好,我们走。”说罢率先走了下去,萧百死和楚影儿伴在左右,鬼面人跟在最后。

    李承烨和李承文看到万隆帝下来,急忙迎上前去,口呼万岁,七皇子也急急跑了过来,唤了一声:“父皇。”

    李承德点了点头说道:“朕与于卿说几句话。”

    李承烨大喝一声:“众将听令,后退。”

    叛军已被李承烨和牧王从问心路台阶处围逼到一角,于乘云家将死士已不到百人,这还是因为叛军中有人质在手,如若不然,这会功夫,恐怕早就被屠杀的干干净净,余下众人自知必死,皆为困兽之斗。

    定北军、都卫和刚赶来的官山营士兵停下攻击,退开几步,从中间分开一条道路,万隆帝和淳亲王,还有牧王以及七皇子一起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八星一卫。

    万隆帝看了看于乘云,又看了看太子和皇后,长叹一声道:“于卿,你这是何苦?”

    于乘云长笑一声,满脸悲苦道:“李承德,你命好,我今日连番低估于你,也是我命中该绝,怨不得旁人。”

    “于卿,朕自问往日带你不薄,于家权势,虽说不算只手遮天,但是也够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为何要有今日之举?”

    于乘云冷哼一声道:“李承德,不用在这里假惺惺。成王败寇,老夫输便是输了,你也不用羞辱于我。”

    万隆帝轻轻叹息道:“于卿啊于卿,你果是一代枭雄,只是这多少人因为你受到牵连,落得家破人亡,你可曾想过?”

    于乘云冷冷说道:“若老夫今日胜了,他们自然会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世间事,有得便有失,谁人可以尽算?”

    玄奕太子突然哭出声来,尖声叫道:“父皇救我,孩儿是被这个逆贼挟持来的,父皇救我啊。”说完想冲过来,被身旁的死士用刀柄拍倒在地。

    于乘云脸庞抽搐一下,没有说话。万隆帝看看倒在地上呻吟的太子,将目光转向皇后,闻到:“荣妃,是这样么?”

    荣皇后在刀兵之中,仍是一幅雍容华贵的气派,胜负流转之间竟是没有半分慌乱,丰姿冶丽,难怪集后宫权宠于一身,淳亲王和牧王见状都是暗赞一声。

    荣皇后听到万隆帝问话,缓缓看了一眼玄奕太子,低沉磁性的声音回道:“皇上,事已至此,你认为是怎样便是怎样吧。”

    “好,不亏是朕的皇后。”万隆帝赞许道,转向于乘云道:“于卿,再做困兽之斗已无必要,你投降吧。”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