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三十四章 问心路上(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啊!”淳亲王和牧王一声惊呼,面显喜色。这祈天台是皇上为求天护佑所建,初建于高宗末年,经两代君王修建,才最终完工。祈天台通体由一种罕见的名为云儿冰的白玉打磨而成,高约三十余丈,所砌白玉全部一块一块研磨,上下无一丝缝隙,随着阳光转迁,云儿冰中的云纹也随之流动变化,堪为奇观。

    云儿冰坚硬无比,打磨后更是光滑异常,顶部白玉砌成莲花状,莲台中间高耸一块丈许见方的祈案,由一块整玉雕刻而成。自下而上的弓箭无法及至祈天台,除了一条三尺宽许的没有任何凭栏,名为问心路的白玉小径可达外,即便是绝世高手,也无法借力攀上这祈天台。若有数人守住问心路与莲台相接之处,弓箭难及,纵有千军万马,一时也登不上去。

    李承烨和李承文,还有萧百死都松了一口气,若有八星护卫,万隆帝在这祈天台上想来也能支持几个时辰,不至于功亏一篑。

    说话间远处的军队已经来到近前,正是七皇子李玄慈和他所率的都卫军,李玄慈拍马急奔到淳亲王和牧王跟前,拱手一礼道:“皇叔,请恕侄儿无礼之罪。”

    “没干系,”牧王大手一挥,道:“玄慈,于乘云这老贼是否去了祈天台?”

    “是,皇叔,玄慈按计策里应外合打开了封闭已久的刺水门,接应官山四营入宫后,玄慈便领军去肃清了万寿宫和其他几位娘娘宫中的叛贼,护送她们到了安全地点,这才过来和皇叔汇合。”

    “玄慈,万事需以皇上为重,太后也就罢了,怎还有这功夫去管几位娘娘?扫清了叛军,宫中自然就安全了。”李承文皱眉道。

    李玄慈尴尬的摸了摸脸颊,道:“皇叔,这是父皇的意思。他还特意去祈天台,吸引叛军的注意。”

    淳亲王见牧王还要说话,便截道:“承文,时间紧迫,这些话回头再说。定北军听令,随本王救驾。”

    牧王醒悟过来,随即也命官山营随行救驾,李玄慈急忙跟上,突听得萧百死惊咦一声,说道:“殿下,怎么八星都在?谁在护驾?”

    淳亲王和牧王大惊,转头看去,李玄慈倒是颇为镇定,随即稍稍放下心来,就听李玄慈略带担心的说道:“他在。”

    萧百死哦了一声,脸色和缓下来。淳亲王颇为奇怪,不知道萧百死和七皇子口中所说的“他”是谁,想不出卓城之中还有能让萧百死放下心来的武功高手,反观牧王虽不惊讶,却是极为担心。

    说话间众人策马狂奔,离得祈天台越来越近,李承烨看着身侧的李玄慈,剑眉入鬓,双目含威,在月光下更是显得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微微叹息说道:“皇侄一表人才,大乱之中,当断则断,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李玄慈微微一滞,略带复杂的说道:“皇叔谬赞,玄慈只是依计行事。”

    淳亲王好奇的问道:“牧王也说是依计行事,今日之事莫非是皇上定下的计策?”

    李玄慈张了张口,说道:“皇叔,一会你一望便知。”

    祈天台已然在望,李承烨只好压下疑问。就听李玄慈大喝一声:“八星一卫,先行一步,肃清暗中所伏叛贼。”

    话音刚落,九条人影嗖一声,齐整的飞了出去,四面楚歌楚影儿的身法果然为九卫翘楚,比之萧百死还要快上一线。刚才若不是两位王爷和七皇子在场,恐怕早就教训那些目光放肆的兵将,此时已是憋了一肚子气,将令一出,楚影儿便先众人一步,提气跃了出去,迅若闪电,萧百死轻轻摇摇头,连忙跟上。

    盏茶功夫,已来到问天阙前,穿过问天阙,就是祈天台。众人到时阙门前已是尸横遍野,八星一卫正在与叛军厮杀,萧百死站在阙门之前,一动不动的钉在正中,稳若泰山,手中长剑划出阵阵剑影,一如惊涛骇浪,向涌上来的叛军将士卷了过去,剩下的八卫分别立于阙门之上,防止叛军越过墙头,而楚影儿更是像一朵轻云,飘忽在墙头和阙门之间,所到之处,血花飞溅,凶厉不弱男儿。

    到了阙门前,李承烨带着定北军直冲向阙门,牧王和李玄慈相顾骇然,就听李承烨大声道:“凤舞营上弓,三列,冲!”说罢率先骑马冲向问天阙,凤舞营将士紧随其后。快到阙门,李承烨狂喝一声:“萧大人,墙头!”

    萧百死立即明白过来,内力运过长剑,将前面的几名叛军逼开,长啸一声,反身跃上了墙头。啸声刚落,就听得一声大喝:“放!”凤舞营武侯连弩三弩齐发,嗡嗡声接连响起,门内的叛军倒下了一片,虎卫迅速抢上,逼住反击的叛军。一跃一冲之间,定北军已经攻破了阙门,李承文和李玄慈忙催马进入阙内。两军短兵相接,定北军久经沙场,单枪匹马或许未必是禁军和都骑军的对手,只是这般军阵相接,禁军和都骑军远远不及,便是官山营八校,进退配合也远在禁军和都骑军之上。

    叛军节节败退,八星一卫更是冲杀在最前端,人影翻动,生生破出了一条血路,定北军和官山营将士紧紧跟在九卫之后,宛如一支立锥,向祈天台刺了过去。

    萧百死闪到李承烨身旁叫道:“王爷,不太对劲,叛军人数不少,但是没有一个高手,萧某恐前方有变。”

    李承烨心念电转,道:“萧大人,凤舞营交与你指挥,用弩箭开道,杀出一条血路!”

    “是,下官遵令。”萧百死回道。

    “赵庆之,”淳亲王高声叫道。

    “属下在。”正是随淳亲王而来的青衣老者。

    “带上所有的凤舞营将士和武侯连弩,随萧大人一起,杀出一条血路,不能有半刻停留。”

    “属下遵命。”说完赵庆之招来所有的凤舞营将士带着武侯连弩,跟随萧百死而去。

    便在两军相接的瞬间,阙门到祈天台的路上已留下千余尸体,后面进来的都卫军都要踩着尸体才能前进。这时萧百死突到军列最前,八星围了过来,九人合力杀出数丈,突然齐齐收刃,急速退回,叛军一愣,正要借势杀回,突然嗡嗡声再响,武侯连弩从缺口中整齐的射了出去,惨叫声不绝于耳,更有弩箭将前面的士兵射穿又刺入了后面的将士,箭声刚落,九卫又再次杀出,如此几次,叛军已是岌岌可危。

    看着遍地的尸体和飞溅的血迹,在月色映照下分外的醒目,残臂断肢,随处可见,李玄慈脸色发青,强忍着没有吐出来。李承烨轻轻一笑道:“玄慈,第一次上战场都这样,你已经很不错了。”

    李玄慈想说句客气话,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出来。

    李承文走了过来,叹息道:“十三哥,以前都说定北军勇猛无比,世间少有,愚弟从来不信,以为自己的官山营不弱于定北军,今日一见,才知自己是坐井观天了。十三哥,佩服。”

    李承烨淡淡笑道:“承文,在卓州能有官山营这样的军队,老实说,我比你更惊讶。不过承文啊,今日之局,为兄委实佩服,到底是谁谋划的,这时候你该说说了吧。”

    李承文打了个哈哈,突然眼睛一亮道:“十三哥,破了,走,一会你自己看。”说完率先拍马冲了上去。

    李承烨一望,果然叛军从中割开,被官山营包围,已然是在负隅顽抗了。李承烨率领定北军和李玄慈的都卫军冲了过去,直奔祈天台下,便是刚才,千余之众的定北军已经不到八百人数,而李玄慈所率都卫在举兵之时尚有三千余众,此时也仅剩下不到两千,好在叛军所剩无几,李承烨留下赵庆之协助李承文留下的一个副将指挥官山营,全歼叛军,自己和牧王以及七皇子率余下的军马向祈天台杀去。

    穿过人墙,李承烨终于看见了太师于乘云,一脸惶恐的太子,看不出在想什么的皇后,以及几个吓晕的嫔妃。于乘云此时正望着祈天台之上,即使李承烨率军而来,也没有转一下头。顺着于乘云的目光,李承烨看到了万隆帝,还有万隆帝身前的一人。

    李承烨仅是抬眼一望,便被万隆帝身前之人深深吸引住。此人手持一把长刀,衣服本来的颜色已经看不清楚,只能看见浑身的鲜血顺着衣角和刀尖慢慢的滴了下来。最令李承烨惊惧的是这人带着的一个大罗鬼的面具,惨白的面具上已经溅上不少血滴,虽显可怕,只是这些却还远不及面具主人的眼神,平平淡淡,仿佛没有感情般,满阶的尸体全如行云流水,不能在此人的眼中留下半点涟漪,李承烨看过一遍,便马上掉转过头,心中怦怦直跳,好半响才平静下来,再看牧王和李玄慈也好不到那里,已是脸色有些发青。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