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三十三章 四面楚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淳亲王府。

    李承烨穿好铠甲,策马站在白玉广场之上,遥望着城东方向,刚才的一声巨响,震惊了王府,淳亲王召集虎卫和凤舞营整装待命,一名五十余岁书生模样的青衣老者疾步走了过来,说道:“王爷,再不出兵可就晚了。”

    淳亲王微微沉吟,道:“外面情况没有探明,如此冒然出兵,府内防备空虚,万一再和官山营、城中护卫发生冲突,白白便宜了于贼。还是与禁军联系上之后再出兵,放心,有禁军在,皇宫无忧。”

    “可是,王爷,我们派出联络的虎卫已有连着两批都没有消息传回,这时再不出兵,老朽恐宫门有变。”青衣老者急道。

    “赵先生,请稍安勿躁,承烨再派人过去。”说完淳亲王正要派侍卫再去联络。

    突然一个虎卫纵马急奔过来,马还未停,人便飞身落地,就势一滚,跪在淳亲王面前道:“报!王爷,于太师已经兵临宫门,城中都卫除城西卫所外,其余两个卫所都是空无一人。”

    “什么!?”淳亲王和青衣老者俱是脸色大变,青衣老者急急问道:“城西卫所的都卫现在何处?”

    虎卫一顿,颤声说道:“都死了。”

    淳亲王倒吸了一口凉气,和青衣老者面面相觑。青衣老者急声说道:“王爷。”

    淳亲王稳了稳心神,大喝一声道:“出兵朱雀。”

    “是。”虎卫和凤舞营将士齐声呼喝,纵马扬刀,淳亲王一提马缰,第一个出了王府大门,青衣老者微微叹息,在后面紧紧跟上。

    从淳亲王府出来到宫门所处,很有一段距离,便是策马狂奔也需些时间,等得淳亲王来到朱雀大街,这里已是兵旗遮月,猎猎作响。淳亲王勒住战马,麾下虎卫和凤舞营弓箭上弦,齐齐对准广场上的兵将,只等令下便放箭。

    这时广场上的兵将突然分出一人一骑直奔淳亲王而来,青衣老者忙喝止住虎卫和凤舞营将士,来人距离淳亲王十步之遥,抱拳行礼道:“可是淳亲王?”

    “是,来将通名。”淳亲王沉声问道。

    “末将曲哲,官山营怀化郎将,这是牧王爷的令谕,请恕牧王爷无法亲身前来。禁军参加了叛乱,现皇宫已落入于乘云之手,请王爷将麾下将士安顿于广场西侧,牧王请王爷中军一叙。”说完一礼,将令牌抛给淳亲王。

    淳亲王接过令牌,果然是牧王令谕,思索片刻,转对青衣老者说道:“赵先生,你在此统携兵马,见机行事,我去中军会会牧王。”

    “是,王爷。”青衣老者微一颔首道。

    淳亲王提转马头,将令牌交给老者,带着两个亲兵随着校尉曲哲一路来到了中军,刚到中军,便迎上来一骑,隔远问道:“可是十三哥来了?”

    “是,承文,怎样了?”淳亲王见到李承文心中一喜,忙问道。

    说话间牧王迎了上来,牧王李承文是万隆帝最小的一个弟弟,三十余岁,生的仪表堂堂,身着戎装,更显得英武不凡。

    “局势不妙,都骑军已反,济南王李承孺竟然也被于乘云不知用什么法子收买了,打开了宫门,现在皇宫已经在于乘云的掌握之中,皇兄下落不明。”

    “长明宫可有什么消息传出?”

    “没有,宫门封闭,里面的消息传不出来,外面的消息也传不进去,这皇城已成死地。”李承文杀气一显,冷声说道。

    “嗯?”李承烨一惊,问道:“叛贼兵力如何?”

    “都骑两千余众,禁军近五千,再加上太师府的私兵,有近八千之数。”

    李承烨吸了一口凉气,骇然道:“这么多?”

    “是啊,十三哥,愚弟才说局势不妙。”李承文叹气道,“我官山营尽起兵马也不过一万三四之数,再加上十三哥的定北军,最多也就到一万五,正面交战我自不惧,可是若要攻城,就稍显不足了。”

    淳亲王也皱起了眉头,宫门紧闭,也是一筹莫展,若要攻城,没有攻城器械,这些兵马和送死没什么两样,只能等于乘云肃清皇宫之后,再伺机而动。

    淳亲王抬头正欲与牧王商量对策,却看见牧王的表情颇为奇特,只是焦急,却不见多少担忧,随即李承烨开口问道:“承文,你何时入的城?可知城中都卫何在?依你刚才所说,都卫并没有加入叛军之中,现在除城西卫所,城东和城南两个卫所中的都卫都已不见踪迹,承文你可知晓个中原由?”

    李承文一脸惊讶的看着李承烨,说道:“十三哥,你不知道么?”说完见淳亲王摇了摇头,牧王欲言又止,想了想道:“官山营从卓城东门入城,十三哥你应听到一声巨响,便是炸开城门的声音,我们骑兵入城,不过还是晚了一步,没有在于乘云入宫前截住他,更不曾想到李承孺竟然真降了于乘云,被于乘云抢了先机。至于炸开城门的,便是都卫营。”

    “嗯,好,玄慈知机善断,当是咱们李氏下代的翘楚了。”淳亲王点了点头说道。

    牧王奇怪的看了一眼淳亲王,没有说话。

    此时,突然听得皇城之东传来厉响,破空划出三支响箭,升至五十余丈炸开,在月色下映得绚烂非凡。李承文剑眉一挑,嘴角含笑道:“成了。”

    淳亲王微觉奇怪,正要问什么成了,就见刚才领路而来的怀化郎将曲哲飞奔过来,近前回到:“两位王爷,皇宫东墙刺水门已经破开,我步兵、射声、虎贲、越骑四校已经入宫,请王爷示下。”

    “好,”牧王长笑一声,喝道:“萧大人何在?”

    “属下在。”从身后中军传出一声,这个声音很是熟悉,淳亲王惊讶转头,果然是九命萧百死。

    萧百死冲两位王爷微一点头,飞身跃到一个图腾之上,大喝一声:“众将接旨!”

    牧王在马背之上提气喝道:“承文接旨,请恕承文无法全礼之罪。”

    “好,”萧百死纵声长啸,将场中喧杂之声尽数压下,随即展开手中的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命牧王举兵清君侧、平叛乱,乱军降者不杀,领军将领免职,贬为庶人,其余下众将朕不再追究,若执迷不悟,诛九族。若朕身死,由淳亲王李承烨继位,为了大甘第十四代君,所遇叛贼尽诛杀于宫门之前,钦此。”

    “承文领旨,谢皇恩。”牧王暴喝一声,抽出长刀,一指宫门,“攻!”

    官山营将士刀枪出鞘,缓步向皇宫正门逼了过去,淳亲王顾不得吃惊,忙向亲兵示意,命定北军也随着官山营一起行动,安排妥当,淳亲王转头赞叹一声道:“十七弟,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看来愚兄要和你好好学学了。”

    “哈哈,十三哥,别取笑我了,论行军作战,你可是大甘第一人,我怎么能比得上你,这些计策三哥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只不过是照本而已。”

    “嗯?”李承烨一愣,不过事态紧急,只能将满腹疑问压下,随着大军向宫门逼去。

    这时宫中的杀喊之声越来越大,在宫墙之外也清晰可闻,官山营与定北军行至弓箭射程之外,牧王示意将士停下,李承文提声高呼:“禁军将士听令,皇上有旨,投降者官复原职,除李承孺外余下众人皆既往不咎,若执迷不悟,待城破之日,就是尔等丧命之时。”

    “我官山营将士已攻入皇城,破开宫门只见早晚,若诸位愿意归降,我淳亲王李承烨担保各位官复原职,活捉李承孺者,官升三级,赏银万两,但若执意孤行,父母妻儿尽诛于宫门之前,定北军听令。”牧王话音刚落,中军中又响起一个威严声音。

    “在。”千余将士齐声呼喝,一时震的宫门禁军鸦雀无声。

    “本王数十声,若城门不开,尔等速去将禁军建册将士的父母亲属尽皆擒来,有反抗者杀无赦。如违此誓,犹如此剑。”说完李承烨抽出身旁亲兵的长剑,向上一挥,内力到处,长剑应声而断。

    “是,”定北军齐声呼道。

    “一。二。”呼应着淳亲王的声音,皇宫之中的喊杀之声越来越大,而且离得宫门越来越近,“七。”

    突然宫门顶楼传来一个苍老满含怒气的声音:“李承烨,有本事明刀明枪一决高下,堂堂的淳亲王定北候,怎能如此下作!?”

    “哈哈,”淳亲王一声长笑道:“李承孺啊李承孺,兴兵做反,背叛宗族,竟然还说别人下作?为了一己私欲,拉上千余条禁军将士一起为你陪葬,这便算堂堂正正?叛乱之前你可曾想过,这五千禁军,有几人家不在卓城之内?如此行径,按律当诛九族,你可曾为他们想过?”

    “你。好一个淳亲王,牙尖嘴利,哼,我们才是真正正朝纲清君侧,而今我大甘风雨飘摇,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只知搜刮民脂民膏,鱼肉百姓,朝廷被你们搅得乌烟瘴气。”

    “好一个忠君爱国之士,”李承孺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承烨打断,“只是你李承孺是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难道本王还不知道?本王十八岁参军,如今已有二十余年,生平百战,胜多败少,才打下我大甘北府的基业,塞外异族不至于踏马中府诸州,便是这样,本王也不敢拿着忠君爱国的旗号来谋我一己私欲,更不会拿着自己生死弟兄的命来换去自己的荣华富贵。

    禁军将士,你们效忠的是我大甘王朝,不是这个卑鄙小人,若连自己的父母都保护不了,还怎么能保家卫国?”说完不等李承孺回话,李承烨便狂喝一声“十!”

    这时听得宫墙之上有人大喊道:“我投降,不要杀我的父母,我。”

    一声惨叫,话音戛然而止。此时定北军齐声喊到:“残杀同袍兄弟者,杀!”

    官山营将士也齐声喊道:“残杀同袍兄弟者,杀!”

    数声惨叫又从宫墙之上传了出来,只听李承孺气急败坏的骂道:“住手,全都住手,不要乱。”

    突然李承孺没了声响,一声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全都住手,不然,萧某杀了李承孺。”竟是九命萧百死。

    萧百死乘乱,用一种军中用具虎爪跃上宫墙,乘济南王不备,出手一举拿下,宫墙之上的将士兵心涣散,竟无一人发觉萧百死已攀上宫门,等到发觉时,却已经迟了。

    “打开宫门!”萧百死低喝道。

    宫墙上的将士全无斗志,低垂着武器,几个李承孺的心腹已被乱刀砍死,剩下的兵将都惶恐不安,此时城下李承烨的声音又再响起:“打开城门,本王方才所言,仍然算数。”

    一个禁军军官模样的将领长叹一声,将兵器扔在地上,说道:“打开宫门吧。”

    剩下的兵将也都将兵器扔在地上,颓然坐倒。李承孺见此,气急攻心,两眼一翻,却是昏死过去了。

    宫门吱一声,缓缓打开,淳亲王和牧王并骑而行,进了大甘皇宫。牧王赞叹一声道:“十三哥,好一个上兵伐谋,这样兵不血刃拿下宫门,果然了得。咦,十三哥,你似乎不高兴啊?”李承文看见李承烨紧皱着眉头,问道。

    李承烨摇了摇头,道:“如此紧要位置,于乘云怎么不在这里?”

    李承文一愣道:“莫不是宫中还有其他变数?”

    李承烨没有说话,看着正押解禁军的定北军和官山营将士,一拍战马,说道:“走,承文,去问问李承孺。”

    两人策马来到萧百死身旁,李承烨含笑道:“萧大人,不愧是我大甘第一高手,二十丈的宫墙,如履平地。好,此次平乱,当记你一大功。”

    萧百死微微一笑,将李承孺提到马前,刚一松手,李承孺便瘫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语,也听不清在说什么,李承烨连唤了数声,都没有答应。萧百死一怒,上前抓起李承孺大喝一声道:“逆贼,皇上在哪里?”

    李承孺一愣,便即嚎啕大哭,一时天愁地惨。李承烨大怒,命定北军带下去,严加看管。

    牧王急道:“要是皇兄落在他们手上,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萧大人,你可知道皇上去了哪里?”

    萧百死摇头道:“下官一直和王爷在一起,也不知道宫中情势。”

    李承烨眼中厉色一闪,说道:“没其他的法子,承文,你的官山营和我的定北军一起搜,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了,一定要找到皇兄。”

    牧王点了点头,正要传令,突然远处影影绰绰的来了好些人马,定北军和官山营马上戒备起来,正欲进入弓箭射程之内时,萧百死忙喊道:“王爷,是自己人。”

    这时从人群中飞出一人,几个起落,宛如穿花蝴蝶一般,来到了淳亲王和牧王面前,抱拳一礼道:“王爷,总领。”竟是位女子,只听声音便让人冷的发抖,身形娇美,头戴着黑纱,更添几分神秘色彩。

    淳亲王和牧王兄弟被来人的绝世身法一惊,狐疑的望向萧百死,却见萧百死微一点头,说道:“王爷,这是萧某五妹,八星拱卫中第四星,四面楚歌楚影儿。”说完转向楚影儿问道:“五妹,宫中如何?”

    宫中侍卫八星一卫,身手武功由低到高而排,自以九命萧百死武功最高,身份排行却是由高到低,萧百死为八星一卫的老大。这九人中除了三四个侍卫外,其他的平日里很是低调,都是久闻其名而未见其人。

    这四面楚歌之名还是萧百死一次宫宴之中说起,论武功,老五接不了自己十招,不过若论轻功,这辈子自己都追她不上,宴会宾客人人讶然,不想八星中还有比萧百死身法更好的高手,一时四面楚歌之名风传于卓城上下,只是萧百死当时并没有说这四面楚歌姓谁名谁,是男是女,今次一见,众人都是极为的惊讶,谁也没有想到四面楚歌竟是一位女子,数位大胆的将士护卫目光已在楚影儿绰约多姿的身上上下游弋。

    楚影儿语气更寒,冷哼一声道:“七皇子马上就到,皇上去了祈天台。”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