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三十章 街角争风(3)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太师府。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于秀轩脸上。

    “父亲,您。”于秀轩捂着脸,唯唯诺诺的看着一脸怒气的太师于乘云。

    “孽畜,为了一个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人大打出手,还嫌不够丢我太师府的脸,竟然还对一个皇子大放厥词,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在三个月内让李落跪在你面前?”

    于秀轩小心翼翼的说道:“父亲,我们不是要。”

    “住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若这话传到别有用心的人耳中,那对我太师府就是弥天大祸。哼,我于乘云怎么能有你这般没用的儿子。”

    于秀轩暗自嘀咕道:“总比于英强多了。”

    “你在说什么?”于乘云寒声喝道。

    于秀轩吓的一哆嗦,忙说道:“父亲大人,秀轩这些日子便在府中不出去了。”

    “蠢货,”于乘云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几日和往常一样,去太傅府找凌家小姐,或是去你常去的一些地方,装作气愤的样子,不要让人看出什么不妥来,知道没有?”

    “父亲大人果然高明,秀轩知道该怎么做了。”

    “秀轩,你要谨记小不忍则乱大谋,以后还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至于女人,就是比凌家小丫头漂亮的也是任你挑选。”

    于秀轩眼睛一亮,说道:“多谢父亲大人。”

    “嗯,你先下去吧,记住,在外面什么也不要说。”

    于秀轩应了声是,退出了太师的书房。于乘云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突然开口道:“你怎么看?”

    “属下问过今日和少爷出去的护卫,这个小王爷还有些谋略,不想王城所传的那般纨绔。”从里屋走出一个身着麻衣的老者,双目微闭,双手拢在袖中,枯瘦的脸庞,样子却是一点也不引人注意。

    “哦,怎样?”于乘云猛的坐直了身子,睁开双眼,目中寒芒乍现。

    “这个小王爷从谋划开始便丝丝相扣,看似是凌家大小姐理屈,却不与凌大小姐过多纠缠,而是激怒侍女铃儿,这个丫鬟受她家小姐宠爱,不知进退,自然想有人能替自己出气,凌家小姐性子温婉,这人选只能是少爷,只是少爷。”麻衣老者停了下来,没有说出口。

    “但说无妨,老夫的儿子老夫自然清楚是什么货色,贪花好色,原本想让他学些本事,不想为一个女人就进退失据。”

    麻衣老者眉毛微微一挑,道:“这少爷确实有些喜好女色,不过今日之事却是这小王爷逼出来的,而且。”

    “而且什么?”

    “这个小王爷,武功根基不差。”

    “何以见得?”于乘云双目闪动,拂须问道。

    “据护卫所说,他们出手擒拿李落,却被其闪过。”

    “有什么异常?”于乘云奇道。

    “就是没有异常之处才觉得异常。”

    于乘云没有说话,他知道这老者定会说出真正异常之处,果然这老者接着说道:“据擒拿李落的护卫所说,他们的出手仿佛就该落空一般。”

    于乘云惊咦一声,再看麻衣老者,老者缓缓点了点头,说道:“要么是护卫出手失误,要么便是这小王爷有一身不弱的轻功根底。”

    “好一个李承烨,老夫还是小看他了。”于乘云大笑道,“李落身边的那些高手查清楚了么?”

    “查到了,是章家家将,该是随章泽柳一起来的,同行的还有狄将军的幼子狄承宁。”麻衣老者不紧不慢的说道:“若真是如此,这淳亲王怕也蒙在鼓里。今日之事倒似这个小王爷和少爷为了凌家大小姐争风,王城中流传李落也是喜欢凌家大小姐,这么故意寻衅,可能是听到少爷要娶凌家小姐,这才按耐不住,落少爷的面子,这种事在王孙公子中经常发生。”

    “要只是这样就好了,不过我们万不可大意,要加紧时间准备。”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完这麻衣老者正要退入暗处,于乘云问道:“对了,李落去了哪里?”

    “宫里传来消息,躲到万寿宫去了。”

    “哈哈,”于乘云长笑一声,“虎父犬子。多留意不要让今日秀轩的无心之言传到宫中,如果有。”于乘云看了麻衣老者一眼,面上闪过狠色,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麻衣老者躬身一礼,悄悄的隐入黑暗之中。

    淳亲王府。

    李承烨在主屋里走来走去,脸色阴沉的可怕,屋内洛氏、萱妃、兰妃和夏妃都在,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承烨盯着洛氏说道:“你生的好儿子,竟然在外面为了一个女子不惜公然在大街上与人争斗,这和市井之民有何区别,堂堂王府的世子就是这德行么?”

    “王爷,楼儿只是一时糊涂,还请王爷不要怪罪楼儿。”

    “一时糊涂,”李承烨冷哼一声道:“前前后后都蓄谋已久,还是一时糊涂,最可气的是犯了错竟然躲进宫中,以为这样本王就找不到他了?”

    萱妃轻轻一笑:“王爷,楼儿喜欢凌家姑娘,这也不算是什么,凌家小姑娘听说貌美如花,温柔可亲,楼儿难免心喜,只是在大街上争斗,虽稍显过份,但也情有可原,王爷等楼儿回来教训教训就好。不过是打了于秀轩一巴掌,只能怪他儿子无能,难不成太师还能厚着脸皮找上门来不成,若真娶了凌家小姐,王爷,这也是好事啊。”

    “什么好事,太师和太傅结亲已成定局,我淳亲王府怎能做出这等惹人笑话的事,这个逆子,丢人现眼。”淳亲王气道。

    “王爷,太师近年权势日重,如果连了太傅,这朝中怕就无人可制了,再有荣皇后和太子,我大甘危矣。”兰妃说道。

    “唉,”李承烨长叹一声,“我已向皇兄禀明,可惜皇兄不以为意,皇后更是在旁边推波助澜,结亲之事恐是无力回天了。”

    “那楼儿若能破坏结亲一事,岂不是还算做了件好事。”洛氏忙说道。

    “哼,这等大事怎会因为这点风波就夭折了,再说这个逆子怎能想到这些。”李承烨冷声说道。

    正在众人七嘴八舌之间,管家李忠急急走了进来,见到李承烨便即跪倒道:“王爷,派去的下人回来了,只是。”

    “只是如何,李落可是不愿意回去。”淳亲王怒道。

    “不是,”李忠嚅嗫道,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淳亲王,吓得低下头去。

    “说!”淳亲王喝道。

    “是,”李忠一激灵,忙接着道,“王府派去的下人根本没进得了皇宫就被赶了出来,小人托了宫中几个相熟之人打听,说是去了万寿宫。”

    “逆畜,以为躲在太后那里本王就找不到他了么?”淳亲王一怒将身旁的一个花瓶扔在地上,砸的稀烂,怒声对惊若寒蝉李忠说道:“备轿,进宫,今日非把这个逆畜揪出来不可。”

    “王爷,且慢。”兰妃急忙劝道,“此事皇上和太后都已知晓,既然没有让府里的人进去,想来也是不愿意让楼儿受罚,王爷你这般冒然进宫,太后这几日身子一直欠佳,惊扰了太后就不好了,还是请王爷稍安勿躁,过不了几日,楼儿自会回来,到时王爷再教训也不迟。”

    淳亲王听完,略一思量,也觉得有理,终是压下了怒气,挥手让李忠退出去,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洛氏身上,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夏妃长出了一口气,看见洛氏一脸的惶恐,略带快意的说道:“这楼儿马上就要落冠了,怎还如此不懂事,累的洛姐姐操心。”

    萱妃冷哼一声:“什么不懂事,年轻人为了意中人难免争强好胜,往日里就是杀人放火也不见得要发这么大脾气,今日不过是当街争斗而已,于家公子是什么东西卓城谁人不知,哼,怕是担心太师府兴师问罪吧,堂堂淳亲王府竟也要仰着别人的鼻息行事。”

    “萱姐姐,小点声。”兰妃劝道。

    洛氏感激的看了一眼萱妃,道:“等楼儿回来了,还要请各位妹妹好好帮我开导劝劝楼儿,以后万不能再这样,下次要再发生这样的事,真不知道王爷会怎样责罚楼儿了。”说完哽咽起来。

    萱妃一听见哭哭啼啼就烦,起身出屋,剩下兰妃和夏妃劝着洛氏莫要担心,等李落回来了好好说说。

    长明宫,亥时。

    李落正和万隆帝下着棋,宫女内侍都退了出去,只有萧百死站在下面,映出一道长长的身影,烛光一动,影子也跟着扭动一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万隆帝长长的叹了一声道:“楼儿,你的棋艺是比伯父高出好多,只守不攻,朕的棋子寸步难行,如果是在战场,恐怕朕的子都被你吃了。”

    李落笑道:“伯父,楼儿没有赢啊。”

    “哈哈,好一个不赢,却比赢更难。”万隆帝将棋子一推,“不下了。”

    李落伸伸腰,将棋子分开放入了棋篓中。承德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今日晚些时候你父王差人来宫里寻你,被朕拦了出去。”

    李落捡棋子的手微微一顿,没有说话,承德皇帝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今日你的这巴掌打得好,太师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哼,这天下还是朕的天下,有朕护着你,倒要看看他于乘云能奈你何?”

    李落抬头,看着万隆帝,没有说话,万隆帝问道:“这于秀轩没有伤到楼儿吧?若不然,朕便下旨将凌家姑娘赐婚与你。”

    李落摇摇头,说道:“于秀轩只是说三个月内,我会跪着求他。”

    “不知死活,莫以为自己是皇帝么?”万隆帝怒极反笑,看到李落和萧百死都没有应声,李承德双目寒芒乍现,嚯地一声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问道:“如何?”

    “枢密院,都卫统领,官山营,冢宰府的钱粮。”李落淡淡回道。

    烛光微微晃动几下,殿中阴影与烛光照处交相呼应,犬牙交错,萧百死突然觉得一缕冷气渗进了自己背脊之中,一时冷的连血都凝住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