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章 街角争风(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狄承宁奇怪的问道:“为何要选绸缎街?”

    李落轻轻一笑道:“绸缎街上多异国之人,于秀轩定忍不下这口气。”

    狄承宁哦了一声,章泽柳又急急问道:“老四,你打算借什么理由找他的茬?”

    李落微微一笑道:“我何时说过要找他的茬了?”

    狄承宁惊呼一声,指着李落说道:“你。你。”

    李落止住狄承宁道:“噤声。”

    狄承宁一脸怪怪的看着李落,只留下一头雾水的章泽柳。

    三人悄悄到了绸缎街,章泽柳让下人跟紧于秀轩,自己找了一家临街的茶楼,几人进去要了壶茶,边喝边等。看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章泽柳一乐道:“老四,你还说的真准,这绸缎街异域蛮人是多,快说,以前给谁家姑娘来这里买过东西?”

    李落笑道:“出使或到我大甘行商的异国之人,最感兴趣的除了瓷器就是绸缎,而这绸缎最易携带,所以这绸缎街上的异国之人自然会比其他街上的要多了。”

    “哦,原来如此。”章泽柳恍然大悟道。

    正喝着茶,章府下人来报,这于秀轩果然和凌依依来了绸缎街,进了锦蚕街。章泽柳和狄承宁刚才虽不把于秀轩放在眼里,这时也禁不住有些紧张,李落见状一笑道:“换地方了,记得你们俩千万莫让别人看见了。”

    二人忙不倏的点了点头,李落转身出了茶楼,留下两人好像瞅着,突然章泽柳一脸茫然的问道:“老四有说他想怎么办么?”

    “没说啊。”

    “那要是出师不利,老四反倒丢了脸怎么办?”

    “这。”狄承宁也愣了,道:“老四没说,我也忘问了。”

    “你这什么脑子?快,跟上看看去。”说完章泽柳就窜出了茶楼。

    狄承宁气道:“你脑子好,你怎么不问?”看章泽柳已经出了茶楼,自己也连忙跟上。

    李落一路由章府下人带着到了锦蚕街,远远看见于秀轩后,李落便打发章府下人离开,自己一个人随了过去。走到近前,李落微微低头假装看着路边的货摊,随意从旁边的小店买了一小坛酒拿在手里,扫了一眼于秀轩的几个随从,这些人步伐有力,双目灵动,望之与虎卫相差无几,看来是于秀轩的贴身护卫。“出门带四个护卫,好大的排场。”李落暗自忖道。

    两个女子,一个带着面纱,一个身着绿衣,该是凌依依的侍女,这个侍女看似很高兴,不时的和于秀轩和凌依依在说着什么,凌依依倒看不出和于秀轩有多么亲近,不论于秀轩怎么讨好,都是谈谈的保持着距离。

    李落跟着几人走了好久,马上快出锦蚕街了,章泽柳和狄承宁急的头冒虚汗。反观李落还是神态轻松,不急不躁的跟在后面。

    章泽柳低声马道:“这小子怎么这么抠门,走了这么长时间什么也没给凌家大小姐买,要是我。”看到狄承宁的目光,章泽柳讪讪收回了嘴边的话,“有点紧张了。”狄承宁转头不理。

    再有十余步便出了锦蚕街,而凌依依显着有些累了,看于秀轩心疼的模样,估计最多出了这条街,于秀轩就会送凌依依回去了。突然于秀轩走入旁边一家稍大的绸缎店铺,两个护卫也跟着于秀轩走进了商铺,仅剩凌依依主仆和两个护卫站在外面,李落双目一亮,将头发弄乱,急走几步,近前轻推身边的一位路人,路人不由自主撞向凌依依主仆,护卫连忙伸手一挡,这时李落闪身从护卫留出的空隙中走了过去,恰在凌依依后退时故意和她轻撞一下,凌依依不想身后有人,忙站定回头一看,李落已然倒在了地上,地上多了一个打碎的酒坛和断成两段的玉佩。凌依依一声惊呼,声音清脆悦耳,忙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李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怒道:“大白天的没长眼睛啊,怎么看的路?”

    还不等凌依依说话,身边的小丫头便指着李落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还没说你撞到我家小姐了,你倒恶人先告状了。”

    凌依依拉了拉丫鬟的衣袖,止住还欲说话的侍女和正要上前的护卫,转向李落道:“刚才是我撞到这位公子,但是无心之过,还望公子见谅。这位公子没有伤到吧?”

    “没看见地上的酒坛么?都让你打碎了,还有我的玉佩,这可是我家传的玉佩,是我娘留给儿媳的。”

    “这。我会按价赔偿给公子,还望莫要生气,”

    “小姐,”侍女气鼓鼓的说道:“他明明就是讹咱们。”

    “你说什么?看你这尖酸刻薄的样子,我讹你,也不照照镜子。”

    “你。”侍女气的说不出话来,就要上前发脾气,被凌依依拉住。凌依依不悦道:“这位公子怎么这般说话,先前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能辱骂他人。”

    “哦,这么说,她能骂我,我便说不得她么?”李落冷笑道。

    “你这个人气量怎么这么小,亏你还是个大男人呢。”侍女鄙夷的看了一眼李落说道。

    李落瞥了一眼,屋内的于秀轩已经注意到了外边,似乎就要出来。李落转头向着凌依依嘿嘿一笑道:“这酒坛打碎了也就碎了,大不了我再买一坛,不过这玉佩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可没有地方能买到。除非你嫁给我,这样才算赔了我的玉佩。至于这尖嘴猴腮的丫鬟,哼,本公子看着就恶心,早早卖了为好。”

    “你说什么!?”丫鬟惊叫起来,而凌依依也是愣住了,半响没有回过神来。护卫暴喝一声:“大胆!”踏前几步逼在李落身前。

    侍女的一声惊呼将周围的游人都引了过来,众人指指点点。这时于秀轩从绸缎庄中走了出来,走到凌依依身边,和声亲近的问道:“依依,怎么了?”

    还不等凌依依说话,侍女便开始添油加醋的向于秀轩诉说了刚才发生的事,自然变成了李落撞了凌依依,非但不道歉,反而讹诈起来。于秀轩听完双目寒芒一闪,盯着李落,却见李落低着头,头发挡着了面容,一时也看不清楚,身上还带着酒味,正要吩咐护卫拿下李落,就听凌依依说道:“赔了他的玉佩咱们走吧。”

    “小姐,这人这么无礼,还说那样的话,怎能放过他?定要给他点教训。”侍女急急说道。

    于秀轩双眉一挑,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他要小姐嫁给他才算赔了他的玉佩。”侍女不等凌依依说话便抢先说了出来。

    “铃儿,住口。”凌依依急道,可是这个叫铃儿的丫鬟已经说了出来。围观人群中不少人笑了出来,于秀轩脸色瞬间转寒,脸色低沉的可怕,铃儿得意洋洋的抱着双臂,一幅看好戏的样子。

    于秀轩走到李落身前寒声说道:“一个玉佩,便要姑娘以身相许,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玉佩这么值钱,如果值不了,哼,我让你知道知道口不择言的下场。”

    “我。我的玉佩是祖传的,是我娘留给儿媳的,天底下就这一块,当然值钱了,除非她成了我娘的儿媳,这玉佩就不用赔了。”

    “好,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把玉佩捡起来我看看,哼,今日我要割了你的舌头,看你以后还能这般巧舌如簧。”

    “要是你赔不起呢?”

    “赔不起,”于秀轩仰头狂笑一声,“若我赔不起,今日便由得你。”

    “于公子。”凌依依低声唤了一声。

    于秀轩展颜笑着对凌依依说道:“依依莫怕,这卓城里还没有我赔不起的东西。”

    “于公子,只是赔给他就算了,莫要再生出事端吧。”

    “小姐,你总是心肠太软,刚才这人如此无礼,就该让于公子教训教训他,要不然以后还不知道谁要倒霉呢。”铃儿摇着凌依依的胳膊撒娇道。

    于秀轩洒然一笑道:“依依放心,我自有分寸,只是给他一个教训罢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惊呼道:“太师府大公子于秀轩。”一时众人议论纷纷,惊呼声交纵响起,不少的异国商客向身旁的人打听,得知是太师于乘云的大公子,都是面露讶然。

    于秀轩自傲的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这两位姑娘赔礼道歉,说不定我心情好还能放过你,若不然,你便是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李落暗自一笑,刚才人群中那声惊呼一听就是章泽柳的声音,随即说道:“你莫不是赔不起吧,要赔不起就让那个丫鬟给我道歉,我马上走。”

    铃儿尖声说道:“让我道歉,别做梦了,看你一会怎么收场。”

    “铃儿姑娘不用担心。”于秀轩听到李落示弱,笑着对铃儿说了一句,伸出手来,“把破玉给本公子拿过来。”

    护卫将捡起的玉送到于秀轩手上,于秀轩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祖宗留下的破玉有多大的来头。”说完于秀轩不屑的扫了一眼玉佩,说道:“成色尚可,不过百两银子罢了,莫说只有一块,就是百块本公子也赔得起。”

    “是么?”李落戏谑的问道。

    于秀轩一愣,禁不住仔细看了一眼玉佩,发现玉佩上还有字迹,忙将两块玉拼在一起,突然脸色大变,惊恐的说道:“你。”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