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二十六章 三十三楼(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二日清晨,李落早早起来,陪着太后说了一会话,一起吃过早饭,便带着溯雪回了淳亲王府,太后也没有再挽留。

    快到王府门口,溯雪问道:“公子,咱们还是从东门进去么?”

    “不,从正门进。”

    “嗯,好。”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溯雪还是按着李落的意思,让马车停在了正门口。

    李落下了车,没有马上进王府,而是站在王府的正门口,仔细的端详着金光闪闪的淳亲王府四个大字。

    万隆帝继位后不到三个月,便封了李承烨为太保,加封亲王,还亲题了这四个大字,一并赏赐给了淳亲王李承烨,转眼也已经过去了十一个年头。

    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映着王府的匾牌,刺的李落微微闭上眼睛,匾额旁边的对联格外醒目:纵马八方神州,将军百战声名显;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李落一动不动的看着王府的正门,溯雪很诧异,也不知道李落在看什么。这时王府门管福材略显蹒跚的跑了过来,打远就吆喝了一声:“小王爷回府喽。”

    李落看着跑过来的福材,笑道:“福管事,小心些。”

    “没事,没事,小王爷,叫小的福材就好。”福材气喘吁吁的说道。

    李落转头对溯雪说道:“溯雪,回去了。”

    李落回府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府内,洛氏以为李落在宫中闯什么祸了,惊的急忙遣人过去询问,淳亲王也以为如此,终是惹出乱子来,正在生气间,遣去询问的下人回来了。

    李落没有同行,更让淳亲王惊诧的是李落竟然主动去了西房读书,引了淳亲王的狐疑,以为李落必是在宫中闯祸了,没有半点欣喜的心情。

    倒是洛氏觉着李落转性了,极是欣慰。

    李落去了西房,却全然不是淳亲王和洛氏想的那样,既不是读书也不是为了避祸。

    西房先生见李落过来也颇为吃惊,府中传话说小王爷入宫,恐要住些日子,不想刚走,第二天就回来了。

    先生急忙拿出书册,准备和李落授学,李落笑着制止了,只是和先生闲谈了一会,临离时向先生深深一礼,道:“先生,往日李落多有懈怠,望先生谅解。多谢先生这些年为李落授业解惑。”

    说完出了西房,留下一脸吃惊茫然的先生。

    出了西房,李落向前院走去,来到了的武场,已经听得王府虎卫在里面操练的声音,李落走了进去,有大约五十人正在里面练习刀法,用的正是五年前李落所学的血战八式,这套刀法在军中广为流传,战场杀敌颇有威力。

    李落心中微微一疼,自己就是用这套刀法,没杀的了刺客,却杀了洛儿。

    走进武场,李落一呆,却是发现了一个熟人,虎卫总领王石,当年一战,王石为保护淳亲王惨失一臂,后来李落便不曾再来过这前院武场,也没有再过问王石的下落,不想原来一直还在王府。

    王石这时也看到了李落,愣住了。李落轻轻一笑道:“王叔叔。”

    王石这才反应过来,忙抢上前去,跪下道:“小王爷,你怎么今日有时间过来了?”

    李落扶起了王石,转而对其他跪倒的将士说道:“你们随便操练,我找王总领聊聊天。”

    王石凄然一笑道:“小王爷,王石已经不是虎卫总领了。”

    李落摸了一下王石空空的衣袖,也是暗然一叹,扶过王石坐下道:“父王怎么不让王叔叔回家,颐养天年?还要动刀动枪的?”

    “小王爷,你误会了,是末将不愿意离开这里,刀拿惯了,如果离开了,王石实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再说也舍不得这般兄弟,都是在战场上一起拼过命的。

    承蒙王爷不嫌,王石虽说残废了不能再当虎卫总领,不过王爷还是让末将做这武场教头,指点虎卫的武艺,好为王府效力。”

    “也好,这样倒还算个法子,总比王叔叔再刀头添血的强些。”

    “其实,末将一直在想,当时还不如直接死在战场上,现在倒好,看着自己的弟兄流血拼杀,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心里真是难受。”

    李落看见王石难受,便叉开话题说道:“王叔叔,从五年前开始李落便再没有来过这武场,王叔叔怕是心里当我是个逃兵吧。”

    “末将不敢,”王石连忙说道:“小王爷的事,末将也略知一二,都怪末将,学艺不精,累小王爷的侍女白白送命,也累得小王爷自此对学武失了兴趣,王爷心里怕是也不好受。”

    “这救不了人,只是自己学艺不精,没有好好研习刀法,怨不得旁人,王叔叔不用自责,倒是李落这些年一直没有再过来,还要请王叔叔不要放在心上。”

    王石摇摇手道:“小王爷,不用宽解末将,末将自认对这套刀法钻研的够深够久了,可惜却连那个刺客一刀都挡不了,还被砍下了一条胳膊,要是有更好的刀法,好多兄弟都不用死的,末将无能,这些年虽一直想再精研刀法,可惜一直没有成功,唉。”

    李落轻轻拍了拍王石手臂道:“战场拼杀的刀法毕竟和江湖中人的刀法不一样,再说了,江湖中的刀法都要内力配合,这些当兵的将士,没有几人有资质学这内功心法,我当年也只学了皮毛,自然也就学不了江湖中的剑法刀法。

    如若不然,以我大甘的国力权势,找一些武功秘籍还不是易如反掌,王叔叔莫要内疚了。”

    李落见王石还是一幅自责内疚的模样,便转而问起了王石的家乡和家人,王石一时稍稍减了悲痛,和李落说了起来,原来王石的家人已经搬到了卓城,就住在城南,李落高兴的说道:“好啊,王叔叔,有时间一些回去,我还想见见王叔叔的儿子,叫虎子是吧。”

    “哈哈,是,是。”王石提到虎子也是一脸的高兴,说道:“好好,有时间了一定带小王爷去,小王爷到时帮我教训教训这崽子,在家一点都不听他娘的话。”

    “好,一定。”李落笑道。

    与王石闲聊了一会,李落起身欲离开武场,王石送着李落到了门口,突然问道:“小王爷,以后还来武场么?”

    李落转身看着王石,半响,哈哈一笑道:“当然会来,不过来的日子怕不会太多,我还要把那套刀法学全呢。”

    王石高兴起来道:“末将遵令,定将其余的刀法悉数相授。”

    李落向王石挥了挥手,离开了前院。等回到武场,突然王石浑身一僵,才想起当年李落十岁时便已经学全了八式刀法,练武的天份虎卫中无人可及,以后怕不会再来这武场了。

    李落回到清心楼时还不到中午,溯雪正准备问李落是要在哪里用饭,李落微一思量,道:“今天去外边。”看到溯雪欲言又止,李落轻轻一笑道:“放心。”便在溯雪错愕中出了王府。

    城东,三十三楼。

    三十三楼不是三十三座楼,而是城东最有名的一家酒楼。

    号称大甘三十三州所有的美食在这里应有尽有,达官贵人宴请宾客多愿意来这座酒楼,不过除却昂贵的价格外,这里也不是谁要来都能来的,只是单单有钱并不一定能订到这里的位子,尤其是四层楼上的豪阔的隔间。

    三十三楼的东主宁可空着,每天也要留出一到两间,谨防突然有自己惹不起的高官皇爵来这里吃饭却没有空余的房间,给自己惹上不需要的麻烦。

    三十三楼占地约有十亩,南侧紧邻着从索水引入城中的沉香河,河水碧波荡漾,两岸烟柳依依,点缀着丝丝绿竹,景色格外优美。

    一进入三十三楼,映入眼帘的是中间一个大阁台,约有一层楼高低,每天这里都有丝竹弦乐、轻歌曼舞,虽说风月不及月下春江,不过清雅犹有过之,间或会有卖艺不卖身的大甘奇女子来这里弹奏一曲。

    一些自喻风雅的正人君子常来这里,如若来得一位誉满天下的大家,这里更是热闹异常,不过可是要苦了东主。

    整个阁台四面环水,四座精秀的小桥将阁台与三十三楼连接起来,后面的小桥更是直接接到四楼。

    绕着阁台的是大厅中的一些散桌,星星点点的布在群花绿叶之中,二楼是寻常的一些位子,论起雅致,似乎还不及一楼大堂之中,而剩下的三楼四楼全是隔间,有资格进入这三四楼的多为权贵或者高雅名士,在这里会客已慢慢成为大甘权势身份的一个小的缩影,便如同风流之人却一定要登上月春江三船一般。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