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 偶遇太师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大甘皇城建在卓城的东西中轴线上,是卓城的城中之城,宫墙高约二十余丈,与外城的城墙齐高,只是少了护城河。宫门正对的便是定天台,与定天台相连的是朱雀大街,宽约十丈,街面全为整块的青石打磨砌成,旁边耸立着三十三尊石质图腾,气象宏大。

    而与朱雀大街相交,平行与皇宫和定天台之间的则是青龙大街,俱为十丈宽窄。整个皇宫有一个正门和数个侧门,除了与定天台相对的一正两辅三个宫门外,其他的侧门在百年间便是堵堵拆拆,不曾常开过。

    御林护卫三人一组,巡查在皇宫与定天台之间,映的皇城格外的威严。若有人从这里经过,也是低头匆匆离去,不敢驻足观望。

    淳亲王府以及其他的皇亲国戚住在皇宫西侧,定国之初就定下了这个规矩,谨防皇族中人与城东的朝中大臣和领军大将私下结交,扰乱朝纲。

    李落带着溯雪向太后寝宫万寿宫而去,刚走到一半,就看见当朝太师于乘云正从对面而来。李落略微惊诧,这太师于乘云是当朝荣皇后的亲兄,在朝中权柄颇大,唯有掌管重兵的淳亲王李承烨才可抗衡一二,而三公之一的太傅凌疏桐明哲保身,在朝中从不参与李承烨和于乘云之争,大行中庸之道。

    据说还打算将自己的女儿凌依依许配给于乘云的长子于秀轩,很是让于英嫉妒不已,加上于秀轩在家中颇为霸道,于英不时要受自己大哥的气,便在李落几人面前唠叨,说自己父亲偏心,好好的让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于英在家中无甚权势,母亲娘家只是一个州郡小族,也只能看着眼红。

    不过李落暗想如果让凌依依嫁给于英,怕是也与嫁给于秀轩相差无几。

    李落见躲不过去,便拱手站在路旁,等于乘云走近后,行礼道:“于太师好。”

    于乘云哈哈一笑道:“原来是玄楼贤侄,今日进宫是去看望太后么?”

    “是,太师也是去万寿宫?”

    “哦,是,不过太后身子不爽利,我便没有再打扰,刚去端仪宫坐了坐。”

    “太师有心了,一会我到万寿宫会和太后再说一声,等得空闲了,玄楼去府上向太师问安。”

    “哈哈,好,比我那个不成器的于英懂事多了,难怪帝君推许你是王城年轻才俊之首,承烨兄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哈哈。”于乘云听李落说完便旁若无人的仰天大笑,溯雪暗暗皱眉,在皇宫这般放肆,再看旁边的宫女太监仿佛没有听到般,一个个低头不语。

    李落轻轻一笑道:“伯父谬赞了,要说才俊,玄楼怎也及不上秀轩兄的文才武略。”

    于乘云止住笑声,眼光闪动,盯着李落道:“听说贤侄和我那逆子于英相交莫逆,无话不谈?”

    李落笑道:“我们常在一起,过的几****还想到府上去找他呢。”

    “哦,最近几日,我着人教他一些功课,恐怕不得空闲,贤侄过些时候再来吧。”

    李落一愣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玄楼晚些再去找他。太师若没有其他的事,玄楼就先走了,怕太后等急了。”

    “嗯,去吧。”说完不等李落回礼,于乘云便自去了。

    溯雪在于乘云走后问道:“皇宫重地,这人怎能如此放肆?”

    李落淡淡一笑说道:“当朝太师,主天下政务,太傅中庸,在朝中无人敢拂其缨,哪能不张扬些。”说完转身离开了,正走着,李落突然问旁边的侍卫道:“这太师是什么时候进宫的?”

    侍卫想了想道:“今日清晨,末将去接小王爷时便已经看到太师的行仗,怕是来了很久了。”

    李落看了看天色问道:“这时候该早朝了吧?”

    “是。”侍卫应道。

    李落哦了一声,加紧了几步,一行人到了万寿宫,宫女如意早早候在门外,看见李落过来,急忙迎了上去,说道:“小王爷,你可来了,太后都念叨一个早晨了,快随奴婢进来吧。这位是?”如意边走边问道。

    “溯雪,我的侍女,上次给太后说起,特意让我带来给她瞧瞧。”

    “哦,原来是溯雪妹妹,奴婢记起来了,一起进来吧。”说完也不让内侍通禀,带着李落就进了万寿宫。

    溯雪是第一次过来,心里有些紧张,本来只是陪着李落,不想太后想见自己,小王爷早前也不说一声,溯雪微微有些埋怨。进了屋门,入眼是一扇琉璃大屏风,镶着百仙贺寿图,穿过三道珠帘,最里面就是太后的寝榻,屋子里一股禅香味道,桌椅都为红木所制,也不见黄白宝石装饰,颇为朴素。

    刚掀开最后一扇珠帘,就听的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道:“楼儿啊,你可来了,要来的再晚点,哀家怕就看不见我的孙儿了。”

    李落一笑,和溯雪走了进去,丈许见方的木榻,铺着锦被,一个慈眉老太太正躺在上面,看见李落进来,挣扎着要坐起身来,慌的旁边一个正剥水果的美貌女子忙放下水果,扶她起来,责怪的说了声:“祖奶奶!”

    李落一见,也上前帮忙扶了一把,美貌女子看了李落一眼,说道:“九哥哥来了。”

    “嗯。”李落笑了笑,回道。

    这女子却是万隆帝最宠爱的一个女儿,长平公主李敛玉,自小聪慧,再加上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人都称她为倾城公主。长平公主是几个对李落还算客气的皇室子嗣之一,不过李落对长平也如其他兄弟姐妹一般,不冷不热。

    李落馋着脸对太后说道:“祖奶奶,气色看着尚算可以,怎么会见不到我,莫非是猜我会有横祸,不及来着万寿宫?”

    “呸呸,你这个没良心的,枉奶奶疼你了,还没有玉儿乖。”说完轻拍了李落几下。

    李落笑道:“祖奶奶还有力气打楼儿,看来身体还好,让敛玉给奶奶剥几个水果,天气转热了,多吃点水果好些。”

    太后看见李落心喜,拉着李落问东问西,长了不少精神,李落和长平公主便陪着太后闲聊,突然太后看见站在下面的溯雪,便道:“这个俊俏的丫头是谁啊?”

    李落看看溯雪,回道:“是我房里的丫鬟溯雪,上次奶奶说要见见,今日我便带着过来了。”

    “哦,对,想起来了,丫头,到跟前来,我看看。”太后往前探了探说道。

    “是,奴婢溯雪,见过太后娘娘,公主殿下。”溯雪上前行礼道。

    “过来,过来。”太后高兴的说道。

    溯雪站起来走到太后进前。长平乘机仔细的打量了打量,又看了看李落,似乎略有叹息,李落装作没看见,没有理会。

    太后端详了片刻,连声说好,对如意说道:“如意,你把前日里婉妃给我的那支血玉钗拿来,赏给这小丫头。”

    溯雪跪倒推辞道:“奴婢无功无禄,受不起太后的恩赐。”

    太后摆摆手,没有说话。长平看溯雪一脸平淡,没有几分欣喜,倒是真心推辞,更觉得溯雪命苦,便对溯雪说道:“溯雪,拿着吧,血玉少见,可打磨出来的更少,这是太后的一番心意。”顿了顿接着道:“这个要学学你家小王爷。”

    溯雪看了李落一眼,李落微微点头,突然溯雪觉得鼻子一酸,就要再推辞不受,突然李落开口道:“溯雪,收下吧。”语音里带着一丝外人觉察不到的疲倦,溯雪终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低低的回了声:“谢太后。”

    如意拿来血玉钗,笑着帮溯雪带在头上,说道:“这血玉钗在宫中也是稀罕物,就是妃子贵人也不见得有,我本想央着太后求一个来,不想溯雪妹妹占了先。”说完看看溯雪,赞道:“果然,妹妹带着真是好看。”

    太后笑道:“你这赖皮的丫头,等过些日子再有了,我给你一个。”

    如意高兴的说道:“真的么?那奴婢先谢过太后了。”

    太后和长平也暗自点了点头,溯雪带上这血玉钗,更显得百媚丛生,惹人怜惜。“好一个瑰姿艳逸的可人儿,”长平忍不住赞道:“九哥哥在哪里寻得这样一个侍女,端是好福气。”

    李落望着溯雪,微微一笑:“算是我有缘吧,溯雪,你先去外屋候着吧。”

    溯雪应了一声,再向太后谢了恩,退了出去。长平颇为惋惜的说道:“敛玉怎么遇不到这样的丫鬟侍女?一言一行,京城之中也没有多少闺秀能及得上。”

    “溯雪的出身,恐怕不是一般京门豪族能比得上的。”李落回了一句,不理长平疑问的表情,和皇太后闲聊起来。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