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二十二章 王城四少(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李落到了城南,早早就看见章泽柳几个等在那里,同行的还有一些往日里相熟的官宦富家子弟,见到李落过来,纷纷迎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起李落见到柔月一事,李落抬头看看章泽柳,于英和狄承宁,三人一脸得色,微笑应是,众人连声惊呼,大惊小怪的吵闹起来,在这熙熙攘攘的庙会入口,分显烦扰,只是各家的护卫都围在身边,虎视眈眈,便是挡了路口,也无一人敢上前理论。

    一行人打闹嬉笑着进了庙会,自是横冲直闯,人人侧目,若遇到也是低着头匆匆走了,不敢久待,旁边的小贩只能躬身行礼,暗自盼望着这些富贵少年早早离开,要是自己所卖之物一时入不了这些恶少的眼或是不顺了意,免不了摊毁人伤,间或都能听到只是与这些恶少理论几句,却被逼的家破人亡之事。

    李落跟随在人群之中,饶有兴趣的看着商贩卖的东西,不时的驻足打量一番,也不理会浑身颤抖的小贩。余下众人除了狄承宁颇为自持外,其他几人无一不眼睛直盯着人群之中的貌美女子,若是碰到好看的,免不了一番评头论足,更甚者便直接上前纠缠,撕扯一番,朝纲法纪,伦理道德却如虚设,若偶遇水性杨花的女子,不免狎戏一番,更是惹得旁人厌恶。

    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声夹杂在众人的哄笑声之中,格外刺耳,李落正在拨弄几个饰物的手微微一滞,背着身没有回头。就听有几人喊道:“小娘子,你就从了我们郭公子吧,下次见面,我们还得叫你一声嫂嫂了。”说完几人全都大笑起来,无人理睬这位女子凄厉的哭声,围观人群义愤填膺,几个血气方刚之人正欲上前,却被旁边之人死死按住,低低说道:“是归德将军郭勇之子郭怀明,惹不起的。”

    郭怀明大笑几声,也不理围观众人愤怒,厌恶和惊惧的眼神,向四方团团一揖道:“众父老相亲,今日给小生做个见证,小生这就和这位小娘子入洞房了。”

    “难不成要当街洞房,让大家伙都看着么?”一群人中有人淫笑道,话音一落,惹的众人嬉笑不止。坐倒在地的姑娘浑身巨震,挣扎着想爬到人群外边,却被郭府的护卫挡了回去,彷徨失措的看着围观众人。

    郭怀明一愣,随即也是淫笑道:“未尝不可一试啊,哈哈。”说完,周围人群连连摇头,一时议论之声纷扰响起,开始指责起来,郭怀明颜色一沉道:“谁有意见,站出来和本公子说!”周围众人都安静下来,郭怀明狂笑道:“好,好,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当街洞房一次。”

    人群中一些地痞无赖全都应声起哄,其他富家子弟全都哄笑着催促起来,郭怀明怪笑着走向坐倒在地的女子,人群中已有数人按耐不住,便欲跳出来救这姑娘,周围的护卫也是拔刀在手,护着自己的主子,正在这时,突听到一声清丽的声音响起:“下流无耻!”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郭怀明一呆,怒道:“谁?是谁?给我揪出来!”

    “不用,我自己出来。”人群分开,从中间走出两个姑娘来,一主一仆,听到声音,章泽柳,于英和狄承宁面面相觑,脸上顿显尴尬,讪讪着退了几步。

    郭怀明抬头一看,呆住了,眼神瞬间便被眼前的素服白衣女子深深的吸引住了,却端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眼前女子身着素服,未施粉黛,却自有一股清秀脱俗的气质,白玉般的俏脸,便如鬼斧神工一般,多一点嫌多,少一分而又嫌少,眉如新月,眼如碧波,琼鼻高挺,朱唇轻咬,却是点缀的美轮美奂,巧夺天工。

    这白衣女子一站到街中,仿佛这天底下就只剩下这一袭白衣一般,便是天上的太阳也是失色不少,旁边的路人,街边的小摊,远处的绿树,进或是扬起的尘土中都被拂上了一层虚幻的雾气,却是映得人飘飘渺渺,一若梦境。虽是白衣素服,未着珠宝,可是这天底下所有的钟秀仿若都集于一身,却如偶过凡尘的天仙。

    白衣女子脸色稍显苍白,略带着些病容,身子颇为单薄,犹如扶风的弱柳,分外惹人怜惜。

    此时白衣女子俏脸含煞,冷冷的盯着郭怀明,围观数人终有人忍不住站了出来,围在女子身边,若是郭家家奴行凶,定会仗义出手,白衣女子微微颔首言谢,走前几步道:“我出来了,你该如何?”

    郭怀明一滞,退后了几步,嚅嗫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一众富贵少年,都被白衣女子的绝美容貌镇住,一时竟没有人开口,半响,突然郭怀明被围观人群渐响的嘈杂声惊醒,定神望去,先前的女子已被白衣女子扶起,正欲离开,郭怀明恼羞道:“慢着,想走,没那么容易!”

    白衣女子冷脸回到:“你还想做什么?”

    “放下那个女子。”

    “哼,这街道也不是你家的,不说你带着恶奴阻拦行人,竟还强抢民女,出言污秽,场中众人皆有耳闻,我没有报官府来抓你,算你万幸,你还想怎样?”

    “哈哈,报官,你报一个试试,要不你直接报给府尹的公子算了,是不是啊子遥。”说完郭怀明大笑起来,道:“承姑娘吉言,今日真是本公子万幸,不想扔个芝麻,引出个西瓜来,还是个美人瓜。”

    这时少年中有人轻佻笑道:“这位姑娘,要不你就报于我程子遥吧,小生定护你周全。”

    “程子遥,你做什么?”郭怀明怒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郭公子何必动气呢。”

    “一丘之貉,端是无耻至极,小小一个府尹,也拿出来丢人显眼。”白衣女子冷哼道。

    “你!你说什么?敢说本公子无耻。”程子遥跳出来,尖声叫道。

    “说你无耻也是好的,谁曾见过像你这般披着人皮却行畜生之事的,真是误了卓城百姓的耳朵。”

    说完围观人群中已有人高声叫好,却真正是酣畅淋漓的笑出声来,程子遥脸色整红整白,咬牙切齿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妙人,本公子倒要好好尝尝,给我拿下。”

    说完几个府尹护卫就要上前,白衣女子怒叱道:“谁敢!?”

    几人脚下一顿,周围年轻之人都涌上前来,对持起来。程子遥高声叫道:“反了,反了,回去告诉我父亲,把你们这帮贱民都抓起来送入大牢。”

    白衣女子面沉似水,正要说话,突然看见站在最靠后的章泽柳几个,气急道:“章泽柳,又是你们!”

    章泽柳见白衣女子看到,便心知不妙,还没有躲过去,便被叫了出来,回头望去,却见于英和狄承宁都躲在一边,只好硬着头皮上前道:“程子遥,找死啊,还不退下,惹恼了她,我们几个都得倒大霉。”

    程子遥一愣,吓了一跳,忙将几个护卫唤了回来。章泽柳舔着笑脸,行礼道:“杨妹妹怎么就带了珠儿出来了,不多带几个侍卫?”

    周围众人尽皆哗然,不想这些恶少要对这娇滴滴的姑娘赔礼,纷纷猜测起来,有人已经认出章泽柳来,便即传开,白衣女子胸口起伏,好容易压下心中的怒火道:“我带侍卫做什么,学你们横行乡里么?”

    章泽柳张口结舌,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程子遥和郭怀明满腹疑问,转头问于英,于英低声道:“宗伯府杨大人的爱女杨柳烟。”

    两人倒吸一口凉气,程子遥更是一屁股坐倒在地,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章泽柳眼珠一转,一把拽过郭怀明和坐在地上的程子遥,低喝道:“快给杨姑娘赔礼道歉,再发誓要痛改前非。”

    两人慌忙躬身赔礼不止,若不是章泽柳提着,程子遥都要跪下磕头了,杨柳烟看着一阵厌烦,冷哼了一声,转身扶起已经半瘫的女子,分开人群正准备出去,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望望,眼光一扫,又看见正谄媚着笑脸的章泽柳,咬咬牙,寒声说道:“你们很好!”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人群也跟着忙忙散开,章泽柳长吁了一口气,啐道:“好了,别再作揖了,人早走了。”

    程子遥抬眼一看,杨柳烟果然已经不见,哭丧着脸问道:“章老大,她不会背后想法子报复我们吧。”

    “呸,你以为她和我们一样,心眼这么小,也不照照镜子,你还没资格让她在背后想辙收拾你。”章泽柳不屑道。

    程子遥听罢便高兴起来,郭怀明若有所失的问道:“那谁有这个资格啊?”

    章泽柳斜瞅了郭怀明一眼道:“别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这个人反正不是你。”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