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二十一章 城南庙会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回到王府天已经全黑,李落下了马车,从王府东边的侧门走了进去,王府侍卫和看门的下人已然司空见惯,这些年李落经常在外饮酒作乐,常常要天晚之后再回来,而那个美貌的婢女肯定会等在东门外的石阶上,不论刮风下雨,等李落回来了,才会跟着进去,这些侍卫下人暗自惋惜不已,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人儿了,寥得欣慰的是每晚李落定会回到王府,不曾让这娇弱女子空盼。

    李落看了一眼溯雪,没有理会,自己径直走了进去。溯雪也没有说什么,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跟着李落进了王府。

    清心楼。

    李落坐在桌前,微微后靠,躲开眼前的烛光,看着溯雪在屋里泡茶,沏茶,收拾卧榻,然后把沏好的茶和一些水果点心端到了李落身前,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李落吩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几年前开始,自己外出晚归,溯雪便每次都会在东门外等着,也不劝说,也不责备,每次都会备好茶水点心,安静的就像李落的影子一般。

    突然,李落问道:“我五年前还不及你高吧?”

    溯雪想了想,说道:“初见小王爷时,该要比奴婢低一点,现在么已经高出奴婢许多了,差不多应该有王爷一般高了。”

    “嗯,已经五年了,再过些时日我就要落冠了,十六岁,或从军或为吏,唉。溯雪,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今年刚满二十。”

    “双十年华,真的是好年纪啊,却困在了这个四面围墙的王府之中。”李落微微一叹道,继续说道:“以后我出去,你不要在东门门口等我了。”

    溯雪嗯了一声,没有吱声。李落看看溯雪,溯雪却是一脸的倔强,一如五年前拦住自己的那张稚嫩的脸庞。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心上,压得李落喘不过气来,李落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说道:“若我回来的晚了,你也就早些睡,不要候在这里。”

    溯雪眨眨眼,说道:“小王爷,为何你现在这么不愿意待在王府?还是放不下洛儿的事么?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小王爷。”

    李落看了看溯雪,语气转冷道:“休得放肆!我是淳亲王府的小王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哈,今日还见到月下春江三仙之首的柔月,端是一个绝色人儿,明日再去看看春江二船的紫盈和凝露,是否也如传言一般。”

    “小王爷,你只是在逃避,可逃的一时,怎能逃的一世?”溯雪双目含泪道。

    “闭嘴!溯雪,你越来越大胆了。”李落怒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勉强控制住情绪。

    “小王爷,五年前,虽说你年幼,但是却比现在更有担当,怎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落大怒,抬手将茶杯掷在地上,茶杯碎了一地,碎片四溅。李落狂笑道:“我什么样子?溯雪,你说,我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寻花问柳、欺压百姓、鱼肉乡里?哼,王城四少,不过是别人眼里的王城四霸罢了。”

    溯雪没有说话,蹲下身子去捡茶杯碎片,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李落将碎片踢开,喝道:“不许捡,回你自己的屋子去。你是谁?凭什么给我奉茶递水?”

    溯雪站起来,看着李落,眼泪不停的淌下。李落冷冷的说道:“出去,今天晚上不要再进来,以后不来也可以。”

    “是,小王爷。”溯雪呜咽着应道,捡了几个大块的碎片,退了出去。

    李落重重的坐倒在椅子上,用拨针挑了挑灯芯,一时怔在了那里。

    一夜无语。

    次日正午,李落刚刚睡醒,溯雪进来服侍李落洗漱,眼睛还是红红的,想必昨天晚上定是哭过。李落草草收拾了下,吩咐溯雪道:“你让厨房下人给我拿过来几碟小菜,再来些粥,要快。”

    溯雪咬了咬嘴唇问道:“小王爷可是还要出去?”

    李落头也没抬的回道:“嗯。”

    “小王爷要去哪里?”溯雪接着问道。

    “城南。”

    “小王爷,城南市井商贩,劳服走卒什么都有,这么乱的地方,小王爷你过去做什么?”

    李落这才抬头,略带不耐的说道:“那里有个庙会,我约了几个朋友过去玩玩,再说我会带几个侍卫过去,出不了什么事。”

    “庙会?”溯雪微愣了一下。

    “怎么,你也想去?”李落奇怪的看了溯雪一眼。

    “奴婢还是不去了,虽说带了侍卫,不过小王爷路上还要当心些。”

    “嗯。”李落垂下目光,没有再看溯雪。

    拔了几口饭菜,李落便着急出去王府,急匆匆的往外赶,刚走得离东门一半,却见萱妃和兰妃站在路旁不知在说些什么,看到李落急匆匆过来,停下说话,齐齐看着李落。李落躲闪不及,只好走上前去,说道:“萱姨娘,兰姨娘安好。”

    “楼儿,你这样着急是去哪里?”兰妃问道。

    “城南有个庙会,我去那边玩玩,一会就回来。”

    兰妃一皱眉头道:“楼儿,最近先生说你经常不去听习功课,可有此事?”

    “哪有此事,定是他人误传,我不过出去了一两次罢了。”

    “那今日可有向先生告假?”

    “哪得那个功夫,还要去西房一趟。兰姨,这个庙会每年就这一次,极为热闹,兰姨要是想去,我带兰姨一起过去,省的总憋闷在家。”

    “你。”兰妃一时气结。

    “难道比月下春江还热闹么?”萱妃在旁边笑着问道。

    “咦?萱姨娘也知道月下春江么?”李落惊诧的问道。

    “怎么,你去的,我便连知道都不能知道么?”萱妃问道。

    兰妃一听李落还去月下春江,气的血气上涌,半响没有说话。

    “哦,这个各有各的热闹,梅兰竹菊,各胜擅场,这月下春江么,像是大家闺秀,天姿绝色,而这城南庙会像是小家碧玉,清秀雅致,都不错。”

    “哦,是嘛?那有机会你带萱姨去月下春江看看这些大家闺秀。”萱妃媚笑一声道。

    “好啊,不过萱姨娘如此绝色,这月下春江恐怕没几人能及得上,就怕随楼儿去了,还不到这月下春江,所有才子豪杰都被萱姨娘的香气美色给引过来了。”李落嬉笑说道。

    萱妃微微一怒,不过瞬间掩过,娇笑连连道:“真的么?只是萱姨这人老珠黄,也能比的过月下春江的一众仙女么?”

    “怎么会,萱姨娘艳满卓城,月下春江的女子怎能与萱姨娘相提并论。在楼儿看来,萱姨娘还是美艳如初呢,要是楼儿能娶一位像萱姨娘这样的娘子便足慰一生了。”

    “楼儿,你怎能这等放肆!”兰妃呵斥道,但看到李落还是一脸轻佻的看着萱妃,气得转身,再不去看李落。

    萱妃也是一愣,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李落一礼道:“两位姨娘,楼儿先走了,有上好的胭脂水粉,楼儿会给姨娘捎上几盒。”说完便离开,出了王府。

    剩下兰妃和萱妃二人无奈摇头。却听兰妃说道:“楼儿以前不是这样,怎么最近变的这般厉害?”

    萱妃一笑道:“什么最近,你不知道么,楼儿现在都有了王城四少的名号,和章家大公子章泽柳,于太师的公子于英,还有狄大将军的爱子狄承宁四人,到处惹是生非,前些日子,几个人跑去宗伯府偷看人家姑娘,害的宗伯杨大人的爱女差点自尽。”

    “楼儿怎能做出这等事情来?洛姐姐不管管么?”兰妃惊道。

    萱妃不屑道:“洛妃怎么会管,只要楼儿在身边,就是在外面欺男霸女,洛妃也会想办法平息,断不会责备楼儿半句。”

    兰妃一时怔住了,听得萱妃继续说道:“不过倒不曾听说楼儿自己做过什么恶事,看来还是有些分寸,就像方才,楼儿便自有亲疏远近,和你更亲近些。”

    兰妃微微一叹道:“那有什么用,王爷这些年对楼儿越来越不满意了。”

    萱妃嘻嘻一笑道:“兰妹妹,怎么你比洛妃还要关心楼儿,楼儿又不是你亲生儿子。”

    兰妃刹间红了脸,啐道:“萱姐姐,怎么这般乱说,让人听见多不好,再这样,我不理你了。”说完转过身去。

    萱妃忙过去挽住兰妃,赔礼道:“好了,好了,是我说错了,兰妹妹别生气,给你赔不是了。”

    兰妃颇为无奈,白了萱妃一眼,一见萱妃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人笑闹作一团,末了兰妃看了李落离开的方向一眼,叹了口气,也没奈何,相挽着萱妃去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