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十六章 端木沉舟(3)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李落见端木沉舟息了怒火,轻声说道:“我不用前辈帮我做什么事,我想做的事自己会做,我相助前辈只为洛儿,日后你我是敌非友,前辈许诺饶我三次,足矣。”

    “哼,那是老夫答应洛儿的事,一事归一事,也罢,老夫便应诺帮你做三件事。”端木沉舟冷哼一声,怕李落看轻自己的诺言。

    接道,“不要小看老夫一诺,老夫江湖人称大罗刀,放眼江湖,能被老夫看在眼里的不过五指之数,便是要老夫杀当今皇上也无不可。”说完面显傲容,只是看到李落清冷的神情,仿佛一点都不吃惊。

    端木沉舟不觉微微气馁,随即暗自开解,想来小孩子还不懂事,不知道其中份量。

    李落心中一动,望着端木沉舟,缓缓说道:“前辈不必应我三诺,不过倘若能告诉当日刺客是谁,我感激不尽。”

    “老夫就是告诉你,你能替洛儿丫头报仇么?”端木沉舟冷冷看着李落。

    李落杀气一显,静默无语。

    端木沉舟微微吃了一惊,不想李落年纪这么小,身上竟有如此重的杀气,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若是那人武艺高强,又远在他处,你能报的了仇么?不如老夫代劳,杀了此人,算是帮你完成了第一件事。”

    李落诧异问道:“你和刺客不是一伙的么?”

    端木沉舟傲然道:“笑话,老夫向来独来独往,谁能管的了老夫,不过只是欠别人一个人情,才来趟这趟浑水。”

    李落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前辈,不过这些事不必前辈代劳。”

    端木沉舟暗赞一声,脸上却还是冷淡模样,说道:“幕后之人身在南方,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几乎自立为王,大甘朝廷也鞭长莫及,你一个小小孩童能奈他何?”

    李落眼中异芒一闪,道:“原来是他,难怪,只要知道就会有法子,大甘管不了,我便管他,踏马大甘之南,也未尝不可一试。”

    端木沉舟一愣,惊咦道:“你猜到是谁了?”

    “除了天南宋家,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

    端木沉舟大笑一声道:“好,难怪洛儿至死相护,不说你是否坐井观天,就这个傲气,确有资格不稀罕老夫一诺,老夫倒有些喜欢你了。不过你想清楚,以你现在的实力,想报仇那是痴人说梦,就算是你父亲也不见得有这个把握,还不如让老夫来做。”

    “前辈既然因情义出手,自然是与天南之人有瓜葛,为什么还要许我一诺出手杀人,岂不是背信弃义?”

    “哼,老夫欠的是别人,与老夫要杀的人没什么关系,老夫的事不用你操心。”

    “多谢前辈直言相告,若要报仇,我不会借他人之手。”

    “老夫多说倒显得矫情,不过三诺之事仍然有效,这算一件事,剩下的两件你想好后告诉我。”

    李落沉静半晌,垂首低语道:“前辈怎么遇到洛儿的?”

    端木沉舟看了李落一眼,缓缓说道:“老夫五个月之前受人所托刚到卓城,准备刺杀淳亲王,刺客之中就有洛儿,小丫头整日愁眉苦脸,瞧着让人生厌,不过心善手勤,别人都怕老夫,就她不怕,纵是老夫呵斥也是逆来顺受,老夫见不惯这些人算计洛儿丫头,一时心软,把她留在身边,原想事成之后带她回枯寂岭,哼,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落听完微微一颤,轻咳一声。

    端木沉舟接道:“原本老夫的意思是在淳亲王出府迎接时出手,杀完便走,省的顾虑太多,哼,这群无胆鼠辈非要在入夜动手,方便逃离,殊不知入夜固然利于己方,可也没了地利,亲王府的防卫本就严密,短时间怎能得到完整的布防图,若老夫猜的不错,淳亲王在接到人之后,就一直谋划以此为饵,要不然这大殿之内怎能多出这些武侯连弩来,可叹这群蠢人白白葬送了自家性命。”

    李落轻轻点了点头,也猜到这次的事淳亲王早有防备,设计请君入瓮,只是漏算了五十多把武侯连弩,虎卫凤舞两营和一位武林顶尖高手也不能阻止端木沉舟突入大殿。

    李落轻声说道:“乱中取胜,恐怕只有前辈这等人物才能全身而退,毕竟是在卓城,如果没有过人的武艺,也逃不过侍卫的追击。”

    “洛儿丫头死活也不说你所在之处的虎卫防备,本以为这丫头不知道,原来对你倒是义重,哼。”

    李落鼻子一酸,眼前一片模糊,喃喃自语道:“洛儿,我定要替你讨回公道。”

    “公道?论到罪魁祸首,就是你淳亲王府,你怎么替她讨回公道?”

    “诛杀王府我做不到,王府藏污纳垢,我便撕开它的面皮,让这些权势再也遮不住污秽。”

    端木沉舟眼中精芒一闪,道:“倒还不算那些满口正义的伪君子,除了王府,天南宋家家主宋崖余更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之一,和老夫相比也不遑多让,你要报仇,即便你成为亲王也未必可行。”

    李落长出了一口气,道:“多谢前辈,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

    “只可惜老夫当年受约,未能与他一战,要不然……唉,可惜了,红颜,你到底瞧上他什么。”

    李落略扫颓废,看见端木沉舟的表情便知端倪,微微一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

    端木沉舟极其少见的脸色一红,恼羞成怒道:“你懂什么,天下谁不知道宋崖余的妻子虞红颜是当年江湖上最有名的美人,多少人都拜倒在她的裙下,哼,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李落淡淡说道:“宋崖余能得今天这等声势,说来怕是离不开这个女子吧,这等人物我有何惧!”

    端木沉舟捋了捋胡须,颇显激动的说道:“不错,当年江湖上几个高手都被红颜算计,不能对宋崖余出手,这才成全了他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名望,助他坐上了宋家家主的位子,这等人品,老夫委实瞧不上眼。”说完,端木沉舟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平缓下来,对李落说道,“报仇虽难,不过未尝没有机会,若需老夫相助,直言无妨。”

    李落摇了摇头道:“多谢前辈,前辈如此重诺,该不会为了我毁了与佳人一诺,前辈刚才为何试探要替我出手?”

    端木沉舟哈哈一笑道:“好利的一张嘴,不错,老夫刚才是故意试探,算是老夫孟浪了。如此心性,既不是满口正义的虚伪之谈,也不是无情无义之辈,合老夫胃口,不过破不开亲族的束缚,也罢,人无完人,要是没有分毫弱点倒显得假了。”

    “前辈此番入府行刺,就没想过会是宋家的借刀杀人之计?”

    端木沉舟微微一惊,道:“你这娃儿心智倒是有可取之处,借刀杀人又如何?老夫应诺在先,倘若死了也是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

    李落轻轻一笑,虽有恩怨,但眼前的端木沉舟突然顺眼了许多,和声说道:“前辈怕是少有夸赞别人吧,晚辈受宠了。”

    “自承晚辈,小娃儿难得。”

    李落长揖一礼道:“谢前辈对洛儿照拂之情,前辈重诺,余下两诺我想好了,你我恩义今日一笔勾销。”

    端木沉舟听罢双目精芒一闪道:“你说。”

    “前辈告诉我实情算一诺,余下的两诺,其一,离开卓城之前不可再生杀孽,其二,此生再不入卓城。”

    端木沉舟一怔,狂笑一声,李落连忙止住,深恐旁人听到。端木沉舟阴寒说道:“小娃儿,莫要轻狂。”

    “我并非轻狂,前辈重义守诺,不愿承我之情,我也不愿挟恩图报,余下两诺我自有打算。”

    端木沉舟冷冷望着李落,寒声说道:“如果老夫此生不入卓城,你就有借口不向老夫寻仇么?”

    李落眉头一皱,没有应声。

    “小娃儿,够狂傲,有老夫当年的样子,哼,老夫有言在先,更不能占了你这个黄口小儿的便宜,既然你不愿挟恩图报,老夫有一言,你若是应了,你我以后再无瓜葛。”

    “请前辈明示。”

    “你内力已有根基,心性也合老夫胃口,老夫想传你大罗刀法。”

    “前辈要收我为徒?”李落惊诧问道。

    “老夫只传你武功,你我并非师徒,艺成之后,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前辈这是为什么?”

    “哼,日后倘若你真下江南,老夫要你用大罗刀堂堂正正的击败宋家刀,了却老夫的一桩心事。”

    “前辈不怕我艺成之后先杀了你?”

    端木沉舟大笑一声,傲然说道:“若有一天你真能在大罗刀法上胜过老夫,老夫就算死在你的刀下也不后悔,老夫纵横江湖三十余载,生生死死早就看淡了。”

    李落幽然回道:“前辈美意我无福消受。”

    “你嫌老夫武功太低,不配传你?”

    “前辈言重了,前辈武功连萧大人都称赞不已,传授我绰绰有余。”

    端木沉舟冷笑道:“老夫大罗刀决一十三式,老夫不过习得九式便能横行天下,如果再领悟几式,就是天下第一也未尝不可。不过大罗刀法杀性极重,只有修行本门的冰心诀才不会受制于刀法,本源自魔门,你莫非是怕玷污了王府的名声?”

    李落洒然一笑道:“天下第一又如何?我能单凭一把长刀杀入天南,杀到宋崖余面前么?再说怎么会有被刀所制的人,只有被人所制的刀,这不过是世人无法自控找的托词罢了。我不知道什么是魔门,但为人处世所作所为不外乎于心,名声这东西,最是累人,也最没用。”

    端木沉舟嘲谑道:“娃儿好大的口气,说到底还是怕了南府宋家,洛儿只是区区一个寻常丫头,王府里多的是,何苦为了她说出大话,免得日后想起来羞臊。”

    李落微怒道:“我不怕他!”

    “哈哈,宋家在南府拥兵自重,割地称王,在朝中有朋党相助,在野宋崖余更是名满江湖,就算你心机过人,能在权谋上胜过宋崖余,一旦他兵败隐入江湖,依旧可以兴风作浪,到时你又能将他如何?”

    “我……”

    “宋崖余半数的名声都在他手中的刀上,只要他声名不坠,江湖上有的是趋炎附势之辈,你如果在刀法上胜过他,比割他的肉喝他的血还让他难受,不过宋崖余刀法确实精绝,老夫也不敢轻言能胜,你么,没有胆量与他动手也是常情,躲在卓城王府里就好,刚才说的话就当是放屁。”

    “谁说我没有胆量!”李落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跳,怒声喝道。

    “连学魔门刀法的胆量都没有,还有胆挑战他不成?哼,老夫最看不起你这种无胆鼠辈,今夜老夫自行离开,省的留在这里作呕。”

    “我有什么不敢学!艺成之后我先战宋崖余,再来领教前辈绝技,既分高下,也决生死,到时前辈切莫后悔。”

    端木沉舟阴森笑道:“后悔?娃儿,你若能让老夫后悔,老夫算你是个人物。”

    李落拂袖而出,甚是气恼。山洞外,寒风拂过,李落渐渐平静下来,猛然醒悟端木沉舟心意,回头望着山洞,张口欲呼,良久叹了一口气,躬身一礼。

    端木沉舟虽看不见李落,却似有所感,悠悠说道:“小娃儿可惜了。”

    秋吉尚在洞外提防四周,见李落出来,忙不倏的凑到李落身边,憨憨笑道:“落哥儿你们说完啦,怎么这么久,还有说有笑的?”

    李落淡淡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和声问道:“秋吉,你平日里住在哪里?”

    “我?”秋吉挠挠头,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时常要在后院看着我的花草,没什么事就待在这里,前次你来的茅屋,还是几个帐篷都能住的。”

    “啊,那怎么行,天寒地冻,冻伤了如何是好?”

    秋吉嘿嘿一笑道:“没事的,我野惯了,没那么娇贵,放心吧。”

    “不成,再过些时候天气更冷,不能待在这里,你随我回清心楼吧。”

    秋吉拨浪鼓似的摇着圆圆的脑袋,想也不想的说道:“我不去。”

    “为什么?”李落讶声问道。

    “落哥儿,你那里我去过,比我的茅屋漂亮,可是总是缺点什么,去一两次还好,时间久了就不自在了,再说我也舍不得离开我的花草,天冷了,要没我在它们该冻着了。”

    李落怔怔的看着秋吉,呢喃说道:“我那里缺什么?”

    “风。”秋吉雀跃应道。

    “风?”李落不解道,“我院里有风啊。”

    “就是风,你那里的风是死的,和外面的风一点都不一样,外面的风能吹进人的身子里去,你那里的风怪怪的,像浆糊一样,总黏着,赶都赶不走,难受的很,落哥儿,你要是没什么事了就来后院找我,我带你找风去。”

    李落神情恍惚,突然有一股散不去的倦意笼上心头,无心再说,摆了摆手,悄然离去。

    回到清心楼,李落看见溯雪一脸焦急忧色,想起当日溯雪不顾安危,自己却还要瞒着她,心怀歉疚,话刚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溯雪见李落一脸疲惫,也就没有多言,静静陪在李落身边。

    “溯雪。”

    “嗯?”

    “洛儿在府中有一个相熟的好友秋吉,时常受人欺负,洛儿不在了,没人照应她,你去和李管家说一声,把她编册在清心楼,一概月俸按照清心楼的规矩发。”

    “是。”溯雪正欲出屋,李落想起什么,唤住溯雪道:“等等,年关之后再去吧,不急于一时。”

    溯雪奇怪的看了李落一眼,应了下来。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