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十五章 端木沉舟(2)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老者打量李落一眼,嘲弄一笑道:“小小年纪就谎话连篇,心思狡诈,就算洛儿这次救了你,只怕也活不长久。”

    李落明白老者还暗恨自己误了洛儿性命,没有出言驳斥,哀伤回道:“是,是我害死洛儿的。”说罢两行清泪缓缓流了下来。

    老者冷哼一声,复又闭上双目,冷声说道:“没有别的事就滚开,若不是小丫头要我不能杀你,老夫现在就毙了你。”

    李落神伤半晌,缓缓说道:“洛儿死前让我照顾前辈,洛儿情深义重,就算前辈是刺客,我也要完成洛儿的心愿。”

    “哼,大言不惭,区区一个王府可能拦得下老夫,你若是泄露老夫行踪也由得你,老夫倒要看看你这淳亲王府有什么手段。”

    “我若是想抓前辈,此刻就不是我一个人来了,前辈莫非是怕府中有人跟踪我而来?”

    老者大怒,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只是生平重诺,偏偏对方又是个孩童,虽已是怒火中烧,却也不能拔刀相向,冷笑道:“黄口小儿,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枯寂岭端木沉舟,你若想抓老夫,多叫些人再来,免得老夫杀起来不尽兴。”

    李落闻言大吃了一惊,端木沉舟的名头这几日在王府侍卫中传得沸沸扬扬,中秋一战,折损在此人刀下的将士不知凡几,纵是见惯了沙场生死的定北军将士,说起此人亦是骇然变色。

    端木沉舟见李落面显惊容,桀桀怪笑道:“小娃儿听过老夫的名头?”

    李落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听府中侍卫说起过,中秋之夜连破定北军精锐虎卫凤舞两营,在解空大师和萧大人手中全身而退,当夜一战,据说一身武功已入化境,出入王府如无人之境,端可称得上有鬼神之功。”

    端木沉舟冷哼一声,漠然说道:“前倨后恭,侯门王府多小人,果然错不了,你如此称赞,可是怕了老夫?”

    “怕自然是怕。”

    “那还不快滚,省的在这里碍眼,惹得老夫性起,一刀斩了你。”

    李落轻声回道:“前辈功法通神,要杀我只是举手之劳,不过我应下洛儿一诺,自当尽力而为,待前辈伤好之后,你我两不相欠。”

    “你不必激将老夫,老夫答应了洛儿丫头不杀你就不杀你,至于你应下洛儿丫头,那是你和她的事,与老夫无关,你走吧。”

    李落见端木沉舟如此固执,眉头微微一皱,淡然说道:“原来是你怕我。”

    端木沉舟眼中厉芒一闪,阴测测说道:“笑话,老夫会怕你这黄口小儿!”

    “前辈杀我府中侍卫逾百,与我王府有深仇大恨,日后我必将讨回,前辈执意不要我相助,只是叫我理亏在先,日后再见之时我心存愧疚,自然不能狠下杀手。”

    端木沉舟怒极反笑道:“好胆,只要老夫活在世上一时,你尽可来找老夫,看看你能奈我如何。”

    “只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前辈武功精绝,但解空大师和萧大人也是不弱,前辈虽是逃出重围,如今已深受重伤,如果不能及时救治,依我看撑不了多久就会重伤而亡,可惜,洛儿一诺我却要食言了。”

    端木沉舟怒不可遏,勉强压下心中杀意,李落视若无睹,双目清清亮亮的看着端木沉舟,自怀中取出从王府偷偷拿出的灵丹妙药放在屋中桌上,冷然说道:“这是我从王府拿出的疗伤药物,外伤内伤均有,前辈若是不怕我日后寻仇,就请先活到那个时候再说不迟。”

    端木沉舟胸口起伏,行走江湖多年,人惧鬼惊,今日竟被一个小儿如此讥讽,依着往日的脾气早就将李落斩杀,只是被洛儿一言束手束脚,兼之李落还只是年幼孩童,实难暴起发难,唯有强忍下这口怒气。

    李落转过身,冷冷说道:“前辈先在这里养伤,待府中风声过后我再来找你,设法送前辈离府,伤好之前,前辈切莫轻举妄动,卓城现今草木皆兵,前辈若是贸然离城,只会暴露行踪,至于日后,前辈大可不必将答应洛儿的事放在心上,江湖中人快意恩仇,我此刻所为,只为洛儿,与前辈无关,倘若我向前辈寻仇,前辈自可还手,如果我死在前辈手中,到了九泉之下洛儿也无话可说。”说罢微微一顿道,“不过若是前辈一心求死,那也由着你,就让洛儿埋怨我好了。”

    李落抬脚正要离开,端木沉舟寒声说道:“站住!”

    李落回过头来,静静的看着端木沉舟,道:“前辈还有何赐教?”

    端木沉舟呼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激将法,小小年纪心思远胜常人,老夫倒是小看你了。”

    端木沉舟半生孤傲,舍刀之外再无他物,这已经少有的夸奖之词,李落疲倦一笑道:“前辈过誉了。”

    “好,老夫就依你,日后你若寻仇,老夫可饶你三次,三次之后,倘若你还执迷不悟,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李落大笑一声,道:“随你。”

    端木沉舟冷哼一声,扫了李落放在桌上的丹药一眼,眼角微微一动,竟然都是世间难求的灵丹妙药,有些更是千金难觅,虽不见得对症,不过确能疗伤救命,如若不然,照着眼下受伤之重,留在这里纵然能侥幸活命,一身武功只怕也要去个七七八八。

    李落学着江湖中人般抱拳一礼道:“前辈暂且修养,若是药不够了,唤秋吉去前院找我,我自会办妥。”

    李落担心时间久了会有王府中人生疑,叮嘱了秋吉几句,匆匆离开后院,回到清心楼,避开溯雪,悄悄潜入房中合衣躺下,到了晚膳时分才被溯雪唤起。溯雪见李落意志消沉,暗叹一声,却没有多问。

    当夜,李落向洛氏请安,替洛儿求情,盼可对洛儿网开一面,莫要祸及九族。洛氏骨肉相连,耐不住李落苦苦求情,劝解了李落几句,找来淳亲王商议,淳亲王倒不觉如何,反是夸赞了李落重义,再者洛儿只是适逢其会,被人利用罢了,也就依了李落,传令府中侍卫解下洛儿尸首,入土安葬,洛儿族中不再追究,算是保全了洛儿亲友。淳亲王又怕李落睹物伤神,严令府中下人不可再提起洛儿之事,了结了此事。

    如此紧张的时间整整持续了半月有余,期间李落被淳亲王和洛氏唤过去好几次,洛氏自是担心李落有无惊吓伤神,淳亲王则是担心李落生出什么事端来,少不了暗暗提点李落不可任性。李落诺诺应下,对于洛儿和端木沉舟的事只字不言,淳亲王也没有想到李落竟然还藏着一个刺客,只是对李落如此萧索模样颇为不喜,不过骨肉相连,想着过些日子也就渐渐淡忘了,便任他去了。

    一个月后,李落悄悄回到后院,这次秋吉换了一个山洞,洞口在一块巨石的背后,藤蔓延伸,将洞口包围的严严实实,若不是用手分开,断然不会发现这背后还另有乾坤。

    山洞丈许见方,从顶上的一个小石隙透下些许阳光,洞内颇为潮湿,端木沉舟坐在中间的一块大石之上,冷眼看着进来的秋吉和李落二人。

    李落看了看端木沉舟,气色比一月之前好了许多,说道:“前辈伤势好些了么?”

    端木沉舟缓缓点了点头,脸色虽还是一如既往的呆板木然,不过却也能瞧出和缓了些许。

    秋吉嘻嘻一笑道:“老爷爷好多了,有落哥儿的药,用完之后伤好的特别快。”

    端木沉舟冷哼一声,秋吉也不害怕,做个鬼脸,端木沉舟只当做没有看见。秋吉人虽有些呆呆笨笨,不过没有心机,对洛儿嘱托之事更是言听计从,从未问起端木沉舟为何受伤,尽心尽力照顾端木沉舟,重信守诺,倒和端木沉舟有几分相似。

    李落看了秋吉一眼,暗暗松了一口气,秋吉甚少去前院,大都是在后院侍弄花草,淳亲王又曾严令不许府中众人再提洛儿,时至今日,秋吉还不知洛儿已生死两隔。

    端木沉舟淡淡说道:“老夫伤势好了很多,再有半年就能痊愈。”

    “那就好,再过数月就是年关,府中杂乱,我只能送前辈离府,离府之后,前辈自行去留,今日之后,我不会再来后院,请多珍重。”

    李落一礼便要离开,端木沉舟扬声唤道:“等一等。”

    “前辈还有什么事?”

    端木沉舟盯着李落,冷声说道:“老夫行走江湖多年,向来恩怨分明,洛儿丫头暂且不提,老夫欠你一个恩情,老夫许诺伤好后帮你做一件事,到时你我二人便两清了。”

    “羞不羞,”秋吉刮刮胖乎乎的脸蛋说道,“人家救你一命,你才帮一件事,真小气。”

    端木沉舟寒芒一闪,李落见状忙把秋吉挡在身后,拦住秋吉说道:“秋吉,不可胡说。”转头对端木沉舟说道,“前辈莫怪,秋吉年幼,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多担待。”

    “哼,老夫岂是这等小肚鸡肠之人。”端木沉舟微觉在两个孩子面前发怒有**份,看着在李落身后冲着自己笑嘻嘻的秋吉,端木沉舟眼皮跳了跳,把头转到一边,不再理会秋吉。

    李落对秋吉说道:“秋吉,你出去留意外边,要是有人过来,马上知会我一声。”

    秋吉嗯了一声,转身出了山洞。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