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十三章 魑魅魍魉(2)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溯雪怔了一怔,玉容却没有什么异色,静静的站立一旁,似乎李落口中言语与己无关一般。

    李忠暗暗吃了一惊,此子心智原来已是这般了得。

    李忠咬了咬牙,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低声疾言道:“当日洛儿采茶回来,刚好被王爷宴请的一位朝廷命官撞见,此人喜淫,向王爷讨了洛儿陪酒,王爷恰巧有求于此人,无奈应下,只是洛儿一时不慎,坏了府中规矩,才被小人责罚,请小王爷恕罪。”

    “这个人是谁?”

    “常林常将军。”

    “征西副使常林?大将军狄杰麾下大将?”

    “正是此人。”李忠微微一惊,没想到李落竟然知晓,接道,“洛儿莽撞,有损王府颜面规矩,惹得常将军不喜,王爷也颇为恼怒,小人无法,只好重责洛儿,其因在小人,小王爷若有罪责,小人愿一力承担。”

    “规矩?”李落惨然一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卓城王府的秽事我虽未见过,却也知道,冲撞便已是冲撞了,还要如何?一个征西副使也敢随意轻薄王府的侍女?”

    “小王爷轻些声,常将军手下执掌大甘西征大军近三成兵马,这个征西使狄杰向来和王爷政见不合,王爷也是为了朝廷的安宁啊。”

    “朝廷的安宁?怕是王府的权势吧,堂堂亲王府要靠着女人做这种事来拉拢朋党么?这样的权势要来又有何用?”李落怒发冲冠,长剑出鞘,回手狠狠将星宿剑砍进了木柱里,深及数寸,“你如实说,究竟还有什么事?”

    李忠心中大寒,见瞒不过李落,只得说道:“常将军用强污了洛儿清白。”

    李落眼前一黑,气血上涌,险些栽倒在地,溯雪连忙上前扶住,李落甩开溯雪,厉声说道:“侮辱洛儿也就算了,你们还要怎样?”

    “洛儿姑娘性子倔强,王爷责骂了几句,只是清白已损,再不能留在小王爷身边,小人擅自做主,打发洛儿回去洛州,终生不得再入卓城。”

    “好,好一个淳亲王府,难道李管家还有善心能让洛儿活着回去洛州,让她说一说王府里的肮脏污秽?”

    李忠苦笑一声,也不辩解,面有愧色说道:“小人曾下令让人尾随洛儿出城,将她暗中伏杀。”

    李落怒从心头起,拔出星宿剑,狂喝道:“不行,我定要替洛儿出这口恶气。”

    “小王爷,不可。”溯雪急忙拦住李落。

    “让开。”李落斥责道。

    溯雪亦如洛儿般倔强的拦住李落,急急说道:“洛儿已然身故,公子要如何替她讨回公道,是去找王爷评理还是找那个征西副使理论,就算公子去了又能怎样?我们这些做丫鬟的,命都是不值钱的。”

    “你让不让开?”李落怒声喝道。

    “不让。”溯雪斩钉截铁道,“公子这样冒失,不单洛儿姑娘死无葬身之地,就怕洛儿的家人也难幸免。公子,事已至此,还不如想法子保住洛儿双亲,洛儿姑娘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李忠望着溯雪,眼中异芒一闪即逝,低声说道:“小王爷,溯雪姑娘言之有理,再说王爷并未下令处死洛儿,是小人妄自传令,小王爷若是要泄心头怒气,就杀了小人吧,小人绝不脱逃。”

    李落看着溯雪,溯雪也看着李落,这是一种好奇怪的眼神,李落的心思突然被这个眼神引到了一边,有点像羡慕,但是却有很浓的悲哀,好像还带点不甘,等李落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平静了些许。

    李落茫然若失,拿着星宿剑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喃喃自语道:“我终究还是个没用的人。”

    “公子年幼,有些事现在做不得,但有些事公子却是做得,公子心念洛儿,若是向王爷娘娘替洛儿家人求情,王爷娘娘多半是会应下的。”

    李落只觉胸口压了一块千斤巨石,喘不上气来,半晌才吐了一口浊气,回头见李忠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怅然叹道:“李管家,我不怪你,换作他人也会如此,洛儿身在王府,躲不开这一劫的,只恨是我害了她。”

    “不管小王爷的事啊。”

    李落看了李忠一眼,缓缓垂下头,疲倦说道:“要是洛儿不是我的贴身丫鬟,只是个寻常侍女,想必不会送了性命吧。”

    李忠和溯雪相顾无言,不知该如何劝解,确如李落之言,如果洛儿不在清心楼,她不想死,也该能留下一命的。

    “洛儿怎会和这些刺客扯上关系的?”

    “小人正在查,派出去的杀手多日不见回报,小人猜测或有变数,洛儿离开卓城之后就音信全无,小人曾派数支探子出城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如今想来定是被刺客拦截了。”

    “为什么定要出城……”李落话音未落,便自嘲一笑道,“府中人多眼杂,是要避开我的。”

    李忠沉默无语,李落看着李忠,思量片刻,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扶住李忠手臂,缓缓说道:“李总管,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莫怪我年幼无知。”

    李忠受宠若惊,正欲出言,只听李落说道:“我稍稍懂事些就是洛儿在我左右,都说侯门深似海,这王府恐怕更深,除了父母长辈,我也就这么一个可说上几句话的人了。”

    李忠眼眶一热,低声说道:“小王爷心善慈悲,是我们这些下人的福分。”

    李落萧索一笑,轻声说道:“洛儿一直伴着我,若无情义那不过是自欺欺人之谈,这件事我知晓了,不会让李总管难做,你去吧。”

    “这?”

    “今日之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说与我父王也好,不说也好,我都不怨你。”李落淡淡说道。

    “多谢小王爷体恤,小人告退。”李忠如获大赦,恭敬一礼,绕过溯雪火燎般的离开了清心楼。

    溯雪怔怔的看着李落,似乎今日才真正了解李落。溯雪的平静倒让李落有些吃惊,好像一朵雪莲花,有种不想让别人看见的孤傲。

    半晌,李落轻吁了一口气,说道:“溯雪,帮我沏盏茶。”

    “是。”溯雪应了一声,又听李落轻轻说道:“沏洛儿为我采的茶。”

    溯雪嗯了一声,轻轻退出了屋外。李落端详着手中长剑,这把星宿剑还是李落七岁时在年岁大宴上,万隆帝命众皇子作诗,李落也是得准做了一首:跃马远相寻,长楼下夕阴。

    结交期一剑,去意赠千金。

    高阁歌声远,重门柳色深。

    夜阑须尽饮,莫负百年心。

    多是这最后一句合了承德皇帝的心意,高兴之余万隆帝儿戏般将大甘王朝最有名的七大名剑之一的星宿赠给了李落,也是酬谢淳亲王助自己登基之情。承德皇帝告诉李落要代天执掌天下星宿,守护李氏大甘王朝,莫负了这把剑。

    如今拿着这把剑,剑如寒冰,刃如秋霜,映着李落模糊的影子,似乎这眉角也结了一层厚厚的霜。

    叮的一声,一粒眼泪掉在了剑上,砸的稀烂。

    代天执掌星宿,没想到死在剑下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洛儿,李落想起自己接剑时的稚嫩激昂,抚着这把不祥利剑良久没有声息。

    入夜,细雨霏霏。

    几丝冷风,散落了一地的花叶。

    李落坐在窗前,看着花随风落下,又随着风在地上翻滚。溯雪温着茶,不时的抬头看看李落,很安静,只听得雨打屋顶的轻响。溯雪看着李落,突然心里生出一股不忍来。溯雪端了一杯茶来到李落身边,说道:“公子,喝杯茶吧。”

    李落接过茶杯,笑了笑,没有说话,恍惚间似乎是洛儿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溯雪岔言说道:“今天可吓着李管家了,平日里气派十足,没想到在公子面前大气也不敢出。”

    李落淡淡一笑,道:“是么?”

    “是啊,原来公子发怒起来这般吓人的。”

    李落凄惨一笑,从小到大只怕今日才是第一次这样发怒。溯雪见李落神伤未减,暗叹一声,幽幽说道:“公子可是恼奴婢了?”

    “没有,你冒着身死之危在前院找我,我怎会恼了你。”

    “若是洛儿,她也会这样的。”

    “或许吧,夜了,你早些歇息。”

    “嗯,可是……”溯雪担忧说道,“王爷要知道公子找他问话,问起来该怎么办?”

    “不会的,我父王纵然知晓也不会来问我的。”

    溯雪惊咦一声,不解其意,李落也不解释,抿了一口茶,今夜多半是无眠夜了。

    “李管家会告诉王爷?”

    “会,他对我父王忠心耿耿,想必这个时候我父王已经知道了,李忠有勇有谋,今日言语半真半假,虽有惊惧之色,不过是装装样子,日后有人追究起来可以有个说辞。”

    “那他为什么还要说呢?”

    “因为,”李落顿了一下,看着屋外,残落的花叶忽隐忽现,风小了点,夜却更加的深,溯雪耳边传来李落悠远平淡的声音,“若不说,当真我会杀了他。”

    一阵冷风吹过,溯雪打了个寒颤,烛光里的身影仿佛突然没入了屋外无边的黑暗之中,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