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七章 星宿溅血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高个黑衣人低啸一声,身如急电,向李落藏身之地闪了过来,人未至,厉芒暴显,欲将李落和身前矮树一斩而断。

    李落临危不乱,长剑出鞘,寒芒更胜,剑气破匣而出,挡在身前。

    刺客手中利刃与李落掌中长剑相接,发生一声脆响,刺客手中利刃应声两断,只是李落内力不济,被刺客内劲掀翻在地,闷哼一声,持剑扶地,喘息了几声。

    刺客一怔,没想到李落掌中竟然是一把神兵利器,眼中炙热神情一闪即逝,寒声低喝道:“好剑!”

    李落调息了几下内息,缓缓抬头,并未看向身前刺客,反是盯着远处的矮个黑衣人,眼中似有茫然,似有不解,似有激愤,多的却是难以置信,怔怔的望着矮个黑衣人,良久无语。

    矮个黑衣人似是吃了一惊,忙不倏后退了半步,躲开李落伤心的目光。

    高个刺客一怔,扫了两人一眼,若有所思的望着李落,怪笑道:“难道就是他?”

    “不是他!”矮个黑衣人疾声厉喝道。

    李落喃喃自语道:“原来真的是你。”

    “不是我。”矮个黑衣人惊恐的又再退后一步,惶急说道。

    高个刺客桀桀怪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就猜你这个蠢材余情未了,带我在王府里兜圈子,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哈哈,妙哉,妙哉。”说罢踏前几步,亦如板上鱼肉一般冷冷盯着李落。

    李落长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失神的看了矮个黑衣人一眼,怅然一笑,眼中泪光闪现,却是悲从中来,长啸一声道:“淳亲王府岂有贪生怕死之辈,我辈习武,何惜一战!”

    高个刺客一愣,赞道:“如此年纪就能挡我一刀,武功根基不差,心智也是了得,竟想用啸声引人过来,嘿嘿,不过今个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认命吧。”说罢便欲出手,突然身后矮个黑衣人疾奔到两人中间,张开双手,尖厉说道:“我不许你碰他。”

    “闪开。”“走开。”高个刺客和李落齐声喝道。

    “啧啧,你这又是何苦,富贵家的公子,心高气傲,怎会领你这低贱下人的情。”高个刺客嘲弄说道。

    矮个黑衣人身子轻颤,单薄却又倔强的挡在李落身前。李落气血上涌,大声说道:“我不要你护着我,你走开。”

    矮个黑衣人身躯一晃,勉强站定,似有言语,到了嘴边却只成了一句叹息。李落愣了愣神,这叹息声好耳熟。

    高个刺客不耐烦起来,身处险境,如何能容下儿女情长,低叱道:“快些闪开,莫在这里鼓噪,若不是看在端木前辈的份上,我连你一起杀了,哼,王府家的妓子,充什么贞洁烈女。”

    矮个黑衣人泛起涟漪般的颤抖,精魄瞬间被一抽而空,失魂落魄的站在两人中间,只在这眨眼之间似乎没了分毫活气,死寂沉沉。高个刺客随手将矮个黑衣人推搡跌坐在一旁,身如夜鸟,罩向李落。

    李落顾不得旁人,凝神应对,仗着长剑锋锐,堪堪接过刺客凶狠招式。

    若不是刺客失了兵刃,又忌惮神兵锋芒,只怕李落在刺客掌下走不了几招。李落颇是焦急,剑招却是不乱,虽是攻少守多,但也有模有样。

    高个刺客啧啧赞道:“小小年纪,这套血战八式倒是施的有几分火候,将门虎子,更容不得你。”说罢掌下加劲,内劲纵横。李落艰难支撑,似如怒海之中的一叶扁舟,转瞬即将倾覆。

    又再过了两招,李落暗暗叫苦,却是一旁的矮个黑衣人也加入战团,围攻李落。

    李落怒斥道:“你也要我死么?”

    矮个黑衣人默不做声,一味抢攻,凶厉处不在高个刺客之下。高个刺客嘿嘿怪笑道:“这才像话,这些王子皇孙高高在上,何曾顾及过你的死活!”

    李落见状,反被激起了胸中战意,长剑呼啸,剑芒划破夜空,绽出几抹妖艳的精芒。

    矮个黑衣人出手之后,李落反而觉得压力松了些许,将将又再撑下几招。

    这个矮些的黑衣人虽然悍不畏死,似乎要与李落同归于尽,不过内功招式皆差了高个刺客不知里许。

    高个刺客无法放手施为,几次出招,顾念伤及矮个黑衣人,尽都无果收招。高个刺客心中焦虑渐生,低声喝道:“你先退开,我一人就够了。”

    矮个黑衣人置若罔闻,只顾埋头抢攻。

    高个刺客眉头大皱,只是心中颇为畏惧矮个黑衣人背后的端木前辈,不敢妄下杀手,耳旁听到常春院外似有动静,轻叱道:“快闪开。”

    说罢纵身而起,自上而下扑向李落,杀招应手而出,便要将李落毙在掌下。

    就在这时,矮个黑衣人非但不退后,反是向着李落合身冲了上去,竟要不死不休。

    李落心中发苦,也辨不出是心伤多些,还是惊惧多些,厉啸一声,长剑疾刺,亦是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

    突然矮个黑衣人顿了一顿,仿佛没有看见身前刺来的长剑,返身撞入高个刺客怀中。

    高个刺客猝不及防,一声嘶吼,双掌内力狂涌而出,结结实实的击在矮个黑衣人身上。

    矮个黑衣人惨哼一声,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了数丈远近,倒地抽搐不起,胸前横贯一把长剑,正是李落手中佩剑。

    李落呆若木鸡,伸着手,想去拉住矮个黑衣人,只是突逢异变,怔在当场。

    高个刺客落地已见踉跄,腹间插着一支匕首,深及没柄。高个刺客连忙封住腰间几处穴道,怒喝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

    矮个黑衣人鼓起一丝力气,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笛,放在唇边吹响起来。

    高个刺客忍痛拔出匕首,鲜血飞溅,急忙扯下布衫将伤口草草包扎,怒火中烧,舍下李落,蹒跚着向矮个黑衣人走了过去,竟然是先要将矮个黑衣人斩杀以泄心头之恨。

    李落呆呆的看着矮个黑衣人,嘴角微颤,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矮个黑衣人动了一动,抬头看着李落,借着亮光,李落这时才看见矮个黑衣人脸上的那两行清泪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矮个黑衣人仿若没有看见朝自己走来的高个刺客一般,只是痴痴不舍的望着李落,似是张了张口,还不见语出,血水却已涌出口鼻,打湿了脸上的黑巾。

    高个刺客走到矮个黑衣人身前,恨声说道:“养不熟的白眼狼,今天我就替端木前辈清理门户。”

    矮个黑衣人看了高个刺客一眼,咳嗽几声,沙哑说道:“谁都杀的,就他不能杀。”倔强一如往昔。

    李落心中一热,眼前已有些模糊。高个刺客戾笑道:“好,好,好得很,我先杀了你,再杀他,黄泉路上你们两人做伴去吧。”说完提掌就要将矮个黑衣人毙于掌下。

    突然院外一道黑影似如鬼魅一般闪了进来,扫了场中诸人一眼,脚下未作半点停顿,掠过矮个黑衣人,似乎有一道精芒闪了一闪,谁也没有看清是什么,就见高个刺客轰然两断,内脏流了一地,连一声呼叫都不曾发出。

    黑衣人看了李落一眼便不再留意,俯身望着矮个黑衣人,瞧见贯胸而过的长剑,杀气一显,中秋时节,天色尚不算太冷,李落却不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似跌入冰窖一般。

    黑衣人站了起来,猛然回首望着李落,院中杀气直如化为实物,黏稠的游荡在李落周身四处。

    矮个黑衣人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颤抖着站起身来,拉住黑衣人手臂,悲苦说道:“爷爷,不怪他。”

    黑衣人猛吸了一口气,杀气一收,沉声说道:“走。”

    矮个黑衣人凄惨的摇了摇头,柔声说道:“我活不成啦,爷爷你快走,一会王府侍卫来了就走不成了。”

    黑衣人看着矮个黑衣人,心沉水底,如此模样已是回光返照,回天乏术了。

    矮个黑衣人神情一亮,轻轻笑道:“爷爷,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多多保重。”

    黑衣人狂傲冷喝道:“走,就是杀尽这府里所有人,我也要带你出去。”

    矮个黑衣人乖巧的却又凄凉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爷爷,是我不好。”说罢抬头望着黑衣人,倔强说道,“爷爷再不走,我就死在这里。”

    黑衣人一怔,知道此子心性坚毅,倘若自己不走,真个就会自绝当场,兼之此时自己也已身受重伤,能否逃出淳亲王府也未可知,苍凉大笑道:“好,不枉你我数月恩义。”说罢盯着李落,寒声说道,“小子,你欠我一条命,日后我必来讨还。”说完长身而起,几个起落,没入夜色之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