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章 枝上风筝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风和日丽,绿荫如画,殿外可比殿内的枯燥鲜活多了。

    李落瞧着还不到时候,不好回府,免得被父母责备,索性躺在树荫下闭目养神。

    正在李落神游物外时,突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一个童稚女声娇呼道:“你小心点,离那棵树远点,哎呀,笨,挂在树上了吧。”

    李落好奇的睁开眼,就见头顶的树梢上挂着一只风筝,风筝线已经绕在了树枝上,眼见是分不开了。

    还不等李落起身,只听一旁传来一阵窸窣声响,一个脸色通红的小女孩气喘吁吁的拨开树丛走了过来,猛然看见树下躺着的李落,惊呼一声,脚下一软,竟然坐倒在地。

    方才的声音又再响起,道:“你怎么啦,大呼小叫的?”说罢,声音近了几步,一个衣衫华贵的小姑娘神色不喜的望着坐在地上的小女孩,颈间戴着一串明珠项链,明日当空,竟能瞧见几丝毫光,确是价值连城的珍宝,再瞧这锦衣华服,便是与殿中皇子相较也不遑多让。

    小姑娘见地上的小女孩捂着嘴呆呆望着树下,急忙转头看了过来,神情一怔,随即笑颜如花,咯咯娇笑道:“好啊,九哥哥,你又偷懒了,我告诉太后奶奶和父皇去。”

    李落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草屑,闻言笑道:“哪里偷懒了,出来散散倦乏。”说罢微微一顿,接道,“敛玉,你又欺负人啦。”

    来人正是万隆帝爱女长平公主李敛玉,乖巧灵动,极得大甘天子和太后喜爱,在宫中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算一众皇子也未必见得能有长平公主这般深受皇宠,在宫中向来我行我素,颇有些肆无忌惮。

    李敛玉脸色一红,气呼呼的嚷嚷道:“哪有,我才不欺负人哩。”说完便跳到李落身旁,拉住李落胳膊,娇憨说道,“九哥哥,陪我放风筝,好不好?”

    李落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已经有玩伴了么?”

    李敛玉回头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女伴,皱了皱小巧的鼻子,不满说道:“她呀走不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我才不愿和她一块玩呢。”

    李落轻轻摇了摇头,温颜责备道:“敛玉,不能这样说,她许是身子柔弱,你等等她不就好了?”

    李敛玉赌气般别过头,不理李落。李落哈哈一笑,显出几分少年老成来,走到女孩身旁,和声唤道:“你没事吧?”

    女孩将头藏在膝间,细语蚊吟道:“没事。”

    李落转头看了一眼挂在枝上的风筝,朗声说道:“我帮你们取下来。”说罢便欲攀上树梢,李敛玉拍手叫好,几个宫中侍女连忙出声阻拦,这垂首不语的女孩也抬起头来,轻呼了一声,神色颇是焦虑。

    李落虽有些老成,不过少年心性,还是有些逞强,不等侍女们围上前来,纵身跃起,拽住几根树枝,几个起落,窜到了树上。

    这株云梅虽不是百年老树,但也要数丈高低,风筝缠绕到的梢头已有两丈高下,李落不觉如何,树下的宫中侍女却已是骇的肝胆俱裂,倘若李落有个什么闪失,只怕赔上自己的性命也是轻了。

    李落自幼习武,身手颇是矫健,不过风筝挂到的枝梢难以受力,一时也不敢轻浮妄动,小心翼翼的移了过去。长平公主的女伴站起身来,走到李敛玉身侧,拉了拉李敛玉的衣袖,焦急说道:“公主,让他下来吧,我再做一个风筝就是了。”

    李敛玉置若罔闻,还自娇声呼喊,几个侍女碎步跑到树下,抬头望着李落,若是李落不慎坠落,怎也不能让李落受上损伤,尽都提心吊胆的看着树上的李落。

    李落谨慎缓缓移动,眼神清亮,并没有惧意,换过几根树枝,离风筝越来越近,再有尺许便能碰到。

    李落拉住一根粗些的树枝,探出身子够向风筝引线,却还是差了些许。

    李落微微一顿,吸了一口气,又再换了一根树枝,向外移出半步。

    受力的枝干不过三指粗细,树下几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双目一眨不瞬的望着李落,就是李敛玉也噤了声不再呼喊。

    李落试了试脚下树枝,猛提了一口气,伸手就要抓住丝线,就在这时,突然左手拉住的树枝骤然一轻,身躯向前一倾,立足不稳,向树下掉了下来。

    众人一声惊呼,皆是花容失色,魂飞魄散。

    树上李落不见慌乱,借势向前微微一扑,抓住风筝丝线拽了过来,脚下一分,勾住树枝,头下脚上荡了下来,树枝半弯,李落左手闪电般拉住树枝,双脚急忙抽了出来,腰间施力,将身子正了过来,树枝不堪重负,坠断而下,只是这一反一正,已减了丈许的高度,李落顺势跳下树枝,落地侧身一滚,卸去下坠的力道。

    李落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衣衫,已被树枝划了一个尺许长的裂口,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展了开来,将手中风筝送往李敛玉身前,笑道:“给你。”

    树下几人目瞪口呆,险些闭过气去。李敛玉小手掩口,眼眶中已有泪珠打转,差点哭了出来。李落和颜悦色道:“不要风筝啦。”

    李敛玉这才哇一声哭了出来,扑到李落身前,紧紧攥住李落衣袖,泪眼婆娑道:“九哥哥,你吓死我了。”

    李落拍了拍李敛玉肩头,和声劝解道:“不是没事么,别哭了。”

    李敛玉拉着李落不依不饶,转头望着一侧面色苍白的女伴喝骂道:“都怪你,你怎么这么笨呢。”

    李落眉头大皱,轻叱道:“敛玉,无礼!为人处世要有担当,怎么能平白怪罪他人。”

    “要不是她把风筝挂在树上,九哥哥怎么会做这么危险的事?”

    “这也是无心,我取下风筝,起意在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不许胡闹,要不然以后我不陪你玩了。”

    李敛玉一惊,狠狠的瞪了女孩一眼,止住哭声。李落拿过风筝正要交给李敛玉,突然呀了一声,难为情的说道:“风筝破了。”

    李敛玉扫了风筝一眼,探手抢了过来,扔在地上,大声说道:“不玩了。”

    李落苦笑无语,抬头看了一眼这株云梅,突然眼中一凝,方才左手拉住的树枝断的委实有些蹊跷怪异,眼皮微微一跳,扫了四周一眼,低声说道:“好啦,今个的事不要说给别人知道。”说罢隐隐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响,定是几人方才的惊呼引来了宫中侍卫。李落嘱咐了几句,匆匆离去,便是身后那羞涩寡言的女孩轻唤声也没有听到。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